菜单

成为欣赏艺术的谢耳朵——如何结合音乐和艺术提升你的艺术体验

2019年8月23日 - 必赢亚州
成为欣赏艺术的谢耳朵——如何结合音乐和艺术提升你的艺术体验

今天看看《如何逛艺术馆》中对于艺术的定义。

有一集《生活大爆炸》中,谢耳朵提到自己的一个“特异功能”:在他眼中,不同数字都是自带颜色的。这种现象,在很多艺术家身上也发生过。在画家耳中,一些音符听上去像彩虹一般;看到一幅画,有些音乐家仿佛听到一曲自由浪漫的爵士。我们这些普通人,作为艺术的欣赏者,同样也可以培养这种能力。

图片 1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么做呢?看看《如何逛艺术馆》里的这一节:配对欣赏帕克和波洛克——如何结合音乐和艺术提升你的艺术体验。

于东方艺术而言,画框这种东西,绝对是舶来品。在画廊里看展览,特别是古典大师的作品,除了对着画本身流口水之外,画框也特别吸引艺术君的注意。有的繁复,画框的面积甚至是画的好多倍,有的简洁,普普通通、褪了色的木头,甚至有些蛀眼,但更衬托出其中圣母的虔诚和圣子的威严。甚至有一家博物馆专为画框举办过一次展览。

总会有人提出这个永恒的问题:“但是,这是艺术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给大家读《如何逛艺术馆》这一节,就是聊聊画框。

艺术具有无限种表象,从绘画到行为艺术,从现成物到空间,从让人无法抗拒的美到彻彻底底的丑,这让前面的问题变得有意义。如何回答它则更加重要。对于艺术陈旧过时的观点常常造成不切实际的期望,从而积聚成失望的艺术馆之行。

欣赏罗斯科的色域绘画时,有没有同时体验过极简主义音乐家莫顿·费尔德曼(Morton
Feldman)的音乐带来的冲击?

关于像极了小恶魔的宫廷侏儒的故事,艺术君记着呢。

本来难以描述的东西,非要用语言表达,对此,很多人觉得是违反直觉的。而那些声称艺术抗拒定义的人,又把事情模糊得毫无必要。要想让艺术为人接受,就得用最适当的方式来定义艺术。这并不是说艺术只有一种定义方式。艺术本身有多种诠释的可能。

图片 2《第十四号作品》by
罗斯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人相信,一件作品必须美丽或是给人带来启发,这才能称之为艺术。当他们遇到某些反常的作品,艺术馆也不去引导他们如何理解,他们就无所适从了。“这是艺术吗?”看到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的金属盒子时,他们会这么问。或者“我儿子也能搞这个”,面对卡雷尔•阿佩尔(Karel
Appel)或是杰克逊·波洛克的画,他们会这么说。显然,定义就像某种舒适地带。当艺术太过模糊,无法符合某人的品味,就会引发很多不适。

图片 3
Rothko
Chapel – For Chorus, Viola and Percussion Various
Artists – Morton Feldman: Rothko Chapel / For Frank O’Hara / The King of
Denmark 图片 4

艺术在哪里终结,世界从何处开始

图片 5

或者你知不知道:聆听查理·帕克的爵士乐,能帮你在杰克逊·巴洛克的滴画中找到可见的路径?不知道?如果你从未试过结合音乐和艺术,前方有个全新的世界在等着你。

关于画框和艺术的戏剧效果

想想你最喜欢的画,你闭着眼都可以描述的画。现在试着想想它的框是什么样子。奢华茂盛的镶金叶子雕刻?还是简单的黑木条?根本没有框?我出十块,你掏一分,赌你根本毫无印象。

——菲尔·道斯特( Phil Daoust),记者

图片 6

有一间艺术馆,曾经大胆组织了一次关于画框的展览。没几幅画,但是有很多画框。如果你以为画框不过只是保护画的木头,这次展览可能会改变你的想法。

图片 7

画框不仅出于实用目的存在。不知道你是否注意过:在窗户里看去,恶劣的天气变得更糟糕了?这样的效果,就来自于画框如何影响你对于内里图像的感受。它们会强化你的视觉经验。或者如画框专家、书籍《定义边缘》作者威廉·贝里(William
Bailey)所言:“画框是观者和绘画之间的中介物。”一幅画没有了它们,你肯定会错过很多微妙的色彩平衡和精细,甚至可能更多。所以,很多画家把上框视为创作作品的一部分。“一幅没有框的画,如同一个没有身体的灵魂。”梵高曾这么说。

图片 8

画框的特别迷人之处在于,它们定义了艺术终于何处,余下的世界在哪里开始。这么细微的决策会引发激烈见解。有些艺术家觉得:画框就像雕像的基座,或者剧院的舞台,应该让画作独立存在。这么一来,它给人的体验就是显而易见的、猝然的存在。有人相信:画框应该提供一种平滑的过渡,让人从真实世界——也就是展厅的墙壁——进入画作的想象王国。

图片 9

往后退几步,你也许会把整个艺术馆看做你自己艺术体验的画框。白立方看上去很纯净,然而其中有很多“隐秘的”聚光灯,精心选择的墙漆,还有很多其他手法,强化展示作品的视觉冲击力。注意到这一点,你的艺术馆之行就又多了一层有趣的维度:艺术馆的戏剧效果。既然任何画作都只有借助假象才能成立,你也许可以问问自己:哪里是此物的开始,何处是彼物的终结?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中文文字内容,除引用部分外,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铝板做成的100件无题作品》by 唐纳德·贾德

图片 13《秋日节奏(第30号作品)》by 杰克逊·波洛克

Share this: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