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埙|有蟜氏用泥捏人的时候,也捏了它

2019年10月4日 - 音乐乐器
埙|有蟜氏用泥捏人的时候,也捏了它

高古雅逸的埙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06

七窍玲珑心,悠悠凄绝意。这说的就是埙,远古而有着几分神秘的埙。
最初是从贾平凹的小说《废都》中知道埙的。凄清悲凉的埙声贯穿全书的始终,将充溢于废都的那种古远而压抑的氛围表现得淋漓尽致。当时并不知道埙究竟是什么样子,只知道它由陶土烧成,有几千年历史,是最古老的吹奏乐器。后来看张艺谋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其中有个情节:雪夜,冷月,阴森老宅,影片女主角彷徨在骑楼之上,镜头拉远,再拉远,色调只剩下夜的蓝与黑,这时音乐响起来了,幽深、悲凄、哀婉、绵绵不绝,我一听,就知道是埙音,唯有埙才能发出那种玄幽的声音,如生命的呜咽。
再次听到埙是在广播里,是埙独奏的东北民歌《摇篮曲》,却没了那种凄寒与悲切,只有夜的静谧与母爱的温馨,缥缈空灵,如梦如幻,极像母亲用鼻音在哼唱,让人不知不觉就想到了酣睡的婴儿,想到了灯下摇篮的安宁以及那给了我们太多美好回忆的童年生活。也许这是个特例,埙曲一向给人的感觉是清冷与哀婉的。
比较典型的埙曲是《苏武牧羊》,开头一声高亢的长音,满含着伤感之情,又低回下来,婉转开去。那调子我是熟悉的,小时候就听老师用其他乐器演奏过。同是这支曲子,一经埙演奏,更加悲苦、凄凉、孤独、忧伤,含着深深的思念,那思念当然是对中原的亲人和对家国的眷恋、对往昔的追忆引发的。埙曲缠绵萦回,在悲戚的空气里回荡,表述了一个有气节的臣子,是如何度过一个个冰冷的夜晚的。在那里,陪伴他的除了洁白的羊,也就是蔚蓝的海了。无边的寂寞,无尽的痛楚,一只朴拙古老的埙,极好地诠释了苏武心底的伤与周边的冷,呜咽之声不绝如缕,却又让人止不住一听再听。
《乐书》上说:“埙之为器,立秋之音也。”著名埙曲《秋风》正好赋予了埙音的至情至性、至纯至美。那天籁一般的埙音一经吹奏出来,马上就让人联想到秋风的清,秋月的凉,秋水的寒,秋露的亮。哦,秋叶落下来了,满地的金黄,萧瑟秋风中,一树一树的红叶与黄叶在随风飘舞,那碧蓝的天,洁白的云,秋虫的呢喃,秋花的灿烂,让人心中顿起爽朗清隽之感。用带着泥土芳香的埙表现秋风,虽有着一怀愁绪,令人联想到光阴易逝的无奈,却更能让人体味到一种肃穆与旷古之情,一种对生命的彻悟。这就是埙的声音,立秋之音啊。
我真正见到埙,是在江南古镇千灯。镇上的小贩在杏花疏影里得意洋洋地吹着一个梨形的陶器(后来知道埙还有卵形、椭圆形、鱼形、帽形、肚兜形、瓜果形、生肖形等)。其上有七个孔,涂了出土文物上惯有的象形图案,更显得古朴、浑厚,这就是埙。我终是没有买,依我的理解,埙这样的远古乐器,是一种怀古的乐器,一种供沉思的乐器,而不是一种可以随意把玩的乐器,毕竟埙本质上是高古沧桑的,是凄清孤寂的,是远绝尘俗的,是神秘苍凉的。我更喜欢从网上下载一段名家吹奏的埙曲,让那幽幽古韵涤去心灵的浮躁,使灵魂进入一种疏旷典雅的境界,获得片刻的清与静。

—-来自华音网

埙|大约有七千年的历史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

埙曲 《追梦》_标清

最适合此情此景的乐器,应该非埙莫属。当埙被奏乐之人吹响,悠悠的声音便从四面八方涌来,如水一般清澈悦耳,却又带着无尽的绵绵情思。

7000年前的泥土能唱歌?这声音来自灵魂深处,让人内心安详宁静且充满力量

有人说,埙是三生石上的一滴泪。只消埙乐一起,人内心的悲恸就会不自觉地被牵引出来,深情款款,百转千回。

埙|有蟜氏用泥捏人的时候,也捏了它。 来源:匠心之城

刘宽忍 埙曲《枉凝眉》 ( 建议wifi下观看,土豪随意 )

那声音来自虚无,

图片 1

穷天极地,

它是我国一门古老的乐器,是传统器乐里的八音之一,小时候背三字经:“匏
[páo]
土革、木石金,丝与竹,乃八音”,这里的“土”指的就是埙,用土烧成,非金非石,却有洞彻云霄的激越之感。

一望无垠。

埙也被称作是“立秋之音”,草木金黄,秋风萧索,在秋天听一曲埙乐,肃穆、旷古的氛围格外明显,有商周时代所特有的精神气质。

图片 2

而在日益繁复和花巧的乐器发展过程中,埙一直独守着一份自然和朴实。

勾魂摄魄中,

图片 3

恍如跌入

图片 4

金戈铁马的沙场。

埙曲倾情,追梦一生

图片 5

孔子青年时期游历齐国的时候,偶然间听到埙发出的声音,心中便对埙乐念念不忘,努力地学习埙的演奏技巧,三月不知肉味。

又似有一种面对时光长河,

埙是一种让人着迷的乐器,寻着埙的声音,我们总能在内心深处寻找到一份清静与独处。

流逝如斯的失落感,

图片 6

让人在意欲加快脚步之时

➊图片来源于「手工派」摄

又不禁驻足聆听。

初识埙,是在贾平凹的小说《废都》里。书中讲到一个叫周敏的落魄文人,心情烦闷时常常跑到西京城里的墙根脚吹埙。

图片 7

其实,贾平凹小说里写的正是他自己的遭际。九二年的一个秋夜,贾平凹在城南的荒野遇到一个吹埙奇人,是西安音乐学院教笛子的老师,叫刘宽忍。

请戴上耳机,闭眼静听,放大音量!

刘宽忍经常在夜里跑到郊外去吹埙,贾平凹深受埙乐的感染,也每天去听。慢慢地他们就成了朋友,还和作家孙见喜一起策划录制了一盘埙乐磁带,也取名《废都》,贾平凹在为这盘磁带作的序《吹土为声》里写道:

行走在夜半郑州汝河路,

“我喜欢埙,它是泥捏的东西,发的是土声,是地气。现代文明产生下的种种新式乐器,可以演奏华丽的东西,但绝没有埙那样蕴涵着的一种魔怪。”

偶尔会听到

人凿七孔有了灵魂,埙凿七孔有了神韵。传说女娲用泥捏人的时候,也捏了这埙。

呜咽之声幽幽传来,

图片 8

如怨如慕,

➊➋ 图片来源于「蓝核」摄

如泣如诉,

图片 9

极富人声的感情。

➊➋ 图片来源于「蓝核」摄

这个极具表现力的声音,

贾平凹喜欢埙乐,《废都》中便也处处隐匿着埙乐的影子,似乎这带着土声地气的埙音更宜于废都,宜于身心。

来自张伯鸿。

读贾平凹的《废都》,耳边会不自觉地传来一阵呜呜咽咽的声音。如泣如诉,缠绵哀婉,像一缕幽魂向游人诉说着千年尘封的历史,而他笔下的古城,便也愈发地苍老起来。

图片 10

图片 11

很少有人能想到,

➊图片来源于「蓝核」摄

在这所毫不起眼的三层小楼里,

遗世独立,穿越千古的回音

竟隐住着一名

凡间红尘,除了佛乐,似乎再也没有什么其他乐器比埙更富有禅味了!任你如何地焦虑不安,心浮气躁,一听到埙音,便能够在其独特的音色里获取一种超然和彻悟!

独立陶埙制作演奏师。

其独一无二的音色——苍凉,古朴,哀婉,深悠,悲凉、萧瑟,擅于表现凄凉、哀伤的情绪。

图片 12

听一段埙曲,可以让所有的喧嚣和浮华,都不约而同地随着这乐声飘向那质朴的远古,如同诉说悠悠往事。

埙,

图片 13

是中国独有的古老吹奏乐器,

▲ 唐代三彩胡人头像陶埙

它的音色凄然幽怨,

相传,埙最初是一种狩猎工具,被称作“石流星”,那时候的人们常常在绳子上系一个石球或者泥球投出去击打猎物。

张伯鸿也因此被称为

有的球中间是空的,抡起来的时候风灌进球体里面,发出好听的声音。远古先民们就把石球拿来吹奏,慢慢演变成了埙。

最擅长鬼哭的人。

几千年来,埙乐一直作为雅乐流传在文人墨客与王公贵族之间。它像一位清丽女子,柔媚而极具韵致,淡雅脱俗,自然率真,洗尽心中杂念,带给我们的只有纯粹和宁静。

图片 14

图片 15

中国古代根据乐器制作材料不同,

▲ 妇好墓陶埙

将乐器分为金、石、土、木、

直到1984年,在洛杉矶奥运会上,一名中国男子用古埙演奏出古曲《楚歌》,全世界的人都被这个“东方魔笛”的音色荡涤了心灵。

革、丝、竹、匏八大类,

它浑身古朴圆润,小巧玲珑,仅靠身上的几个孔洞就演奏出美妙的音乐。

称为八音。

张艺谋早期的电影《菊豆》也因为大胆采用埙乐作为电影的配乐,多次出现在菊豆悲剧命运发生的片段,让电影的情绪渲染得更加凄凉悲壮,印象深刻。

八音中,

埙也如同一位高深老人,鹤发童颜,跨越几千年的时空与我们对话,再现我们生命中最本质的东西,让我们在苍凉和温厚的洗礼中,看清真实的自己。

土质制作的乐器唯独有埙,

图片 16

其声憨厚悲楚,苍凉哀怨,

老子曾说:“大音稀声,大象无形”。说到底,埙乐与禅一样,只能够用心去感悟。

这正是土的特性赋予的。

在寂静的旷野里,听上一曲埙乐,心,像一块光洁的石子,静静地下沉,下沉,没有挣扎,没有伤感,一任埙乐潮水般漫漶,一任天地回到最初的混沌里。

图片 17

图片 18

蜿蜒的黄河贯穿中原大地,

流淌的黄泥砂水,

孕育出拙厚的文明。

在中原大地的身怀里,

曾经出土过很多陶埙,

陶埙之“陶”,

即来自普通的黏土,

这是制埙的上佳材料。

图片 19

取自黄河滩地的黏土,

加入水的滋润,

再经由张伯鸿的一双大手,

和面般地揉捏、轻抚拨弄,

被塑造成丰富多彩的形状。

图片 20

看似简单的手法,

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

还有平静的心绪。

图片 21

常年与自然物质打交道,

在岁月经久的技艺磨炼中,

他早已经将物质原料

和自己的身体血液融合在一起。

图片 22

在张伯鸿看来,

泥土原始而质朴,

是有生命的,

不同的泥也有不同的性格。

图片 23

正是通过炼泥时

手与泥的亲密接触,

能够感知泥的软硬程度,

从而预知成埙的模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