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和”气在箫声中流溢

2019年10月6日 - 音乐乐器
“和”气在箫声中流溢

“和”气在箫声中流溢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28

如果说笛子艺术从技巧、风格、美学追求上来讲有南派与北派之分的话,那么箫也可以分为学院派与传统派。毫无疑问,张维良先生是学院派的领军人物,而罗守诚先生则是传统派的杰出代表。

罗守诚先生在几十年的洞箫演奏实践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和美学追求,这在他与古琴大师龚一先生合作的专集《琴箫引》、《云水吟》以及即将发行的《望月》等专集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罗守诚先生并不追求技巧的华丽,而是特别强调气息的控制与运用,甚至对每一个音符的气息处理都有十分严格的要求,力求使自己演奏富于轻重、缓急、强弱、虚实的变化,从而形成了层次丰富、立体感强的演奏特点。罗守诚先生认为,音乐应该传达人的“心声”,那么他在演奏中又是如何传达“心声”的呢?我认为他主要是通过气息强弱的控制,配合音乐旋律的变化,来表现情感的起伏,从而淋漓尽致地揭示出人内心深处那些深微幽隐的心灵状态。罗守诚先生还特别强调虚实结合,在高音弱吹的时候,一般人往往只是将风门收紧,而他则是在风门收紧的同时将嘴唇向外微突,缩小风门与吹孔的角度,从而发出一种清幽渺茫的箫音。比如《平沙落雁》第一段描写的是“初弹似鸿雁来宾,极云霄之缥缈”的情景,意境悠远旷渺,而其中有几节的旋律都是6
66或是6
12126,在对这几小节的处理中,罗守诚先生十分成功地运用了自己独特的高音弱吹技法,使其中的高音部分显得清幽虚渺,从而充分展示出乐曲的意境。在吹奏低音的时候罗守诚先生则强调运用呵气的方法,使吹奏出的低音显得低沉、浑厚、饱满。罗守诚先生力求使发出的每个音都取得最佳的效果,为此他的风门总是处于不断的变化中,时紧时松、或张或弛。而就在这一紧一松、一张一弛的变化中,将箫的韵味表现得那般浓郁、隽永,透人肺腑。

如果说张维良先生着重于开拓箫的表现领域,锐意创新,对箫的发展进行了横向的拓展和丰富的话,罗守诚先生则更注重继承传统,深入挖掘传统的精髓,使洞箫文化的底蕴得以更加深入的呈现。他的演奏朴实无华,初听似觉平淡,细品则余味无穷,正如苏轼所言,“外枯而中膏,似澹而实美”,“发纤浓于简古,寄至味于澹泊”,这不正是古人所苦苦追寻的“平淡”之美吗?中国传统文化以“和”为其最高的审美理想,要求艺术作品表现一种和谐之美,即所谓“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罗守诚先生很好地把握了这一点,从而使他演奏的作品充满了和谐的美感,他所演奏的曲目中不乏伤怀之调,他却能表现的哀而有节,如《忆故人》,而那些充满喜悦之情的曲子像《良宵》,他亦能表现得乐而有度。和谐不仅属于传统,它也同样是现代人追求的理想。在我们这个生活节奏不断加速,社会竞争日趋激烈的社会中,人们心中充满了冲突、分裂与斗争,已经很难保持一份平和的心境,这种和谐的箫声不正是一种调剂,一种疗救吗?

“文如其人”,箫亦如此。任何乐器的演奏到了最高层次其实都已不仅是技巧的表现而更主要的是一种人格、人生境界的展示,一个人的人格、修养、境界、审美追求将成为他演奏的最终决定因素。罗守诚先生的演奏之所以呈现这样的风格,是与他的人格分不开的。罗守诚先生为人谦和、平易、稳笃,不肆张扬,颇有敦厚长者之风范。和心始能发为和气,正是他内心的和谐、平淡才造就了他那和谐平淡、意境深远的演奏风格。

—-来自华音网

评罗守诚先生的洞箫演奏艺术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06

如果说笛子艺术从技巧、风格、美学追求上来讲有南派与北派之分的话,那么箫也可以分为学院派与传统派。毫无疑问,张维良先生是学院派的领军人物,而罗守诚先生则是传统派的杰出代表。

罗守诚先生在几十年的洞箫演奏实践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和美学追求,这在他与古琴大师龚一先生合作的专集《琴箫引》、《云水吟》以及即将发行的《望月》等专集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罗守诚先生并不追求技巧的华丽,而是特别强调气息的控制与运用,甚至对每一个音符的气息处理都有十分严格的要求,力求使自己演奏富于轻重、缓急、强弱、虚实的变化,从而形成了层次丰富、立体感强的演奏特点。罗守诚先生认为,音乐应该传达人的“心声”,那么他在演奏中又是如何传达“心声”的呢?我认为他主要是通过气息强弱的控制,配合音乐旋律的变化,来表现情感的起伏,从而淋漓尽致地揭示出人内心深处那些深微幽隐的心灵状态。罗守诚先生还特别强调虚实结合,在高音弱吹的时候,一般人往往只是将风门收紧,而他则是在风门收紧的同时将嘴唇向外微突,缩小风门与吹孔的角度,从而发出一种清幽渺茫的箫音。比如《平沙落雁》第一段描写的是“初弹似鸿雁来宾,极云霄之缥缈”的情景,意境悠远旷渺,而其中有几节的旋律都是6
66或是6
12126,在对这几小节的处理中,罗守诚先生十分成功地运用了自己独特的高音弱吹技法,使其中的高音部分显得清幽虚渺,从而充分展示出乐曲的意境。在吹奏低音的时候罗守诚先生则强调运用呵气的方法,使吹奏出的低音显得低沉、浑厚、饱满。罗守诚先生力求使发出的每个音都取得最佳的效果,为此他的风门总是处于不断的变化中,时紧时松、或张或弛。而就在这一紧一松、一张一弛的变化中,将箫的韵味表现得那般浓郁、隽永,透人肺腑。

如果说张维良先生着重于开拓箫的表现领域,锐意创新,对箫的发展进行了横向的拓展和丰富的话,罗守诚先生则更注重继承传统,深入挖掘传统的精髓,使洞箫文化的底蕴得以更加深入的呈现。他的演奏朴实无华,初听似觉平淡,细品则余味无穷,正如苏轼所言,“外枯而中膏,似澹而实美”,“发纤浓于简古,寄至味于澹泊”,这不正是古人所苦苦追寻的“平淡”之美吗?中国传统文化以“和”为其最高的审美理想,要求艺术作品表现一种和谐之美,即所谓“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罗守诚先生很好地把握了这一点,从而使他演奏的作品充满了和谐的美感,他所演奏的曲目中不乏伤怀之调,他却能表现的哀而有节,如《忆故人》,而那些充满喜悦之情的曲子像《良宵》,他亦能表现得乐而有度。和谐不仅属于传统,它也同样是现代人追求的理想。在我们这个生活节奏不断加速,社会竞争日趋激烈的社会中,人们心中充满了冲突、分裂与斗争,已经很难保持一份平和的心境,这种和谐的箫声不正是一种调剂,一种疗救吗?

“文如其人”,箫亦如此。任何乐器的演奏到了最高层次其实都已不仅是技巧的表现而更主要的是一种人格、人生境界的展示,一个人的人格、修养、境界、审美追求将成为他演奏的最终决定因素。罗守诚先生的演奏之所以呈现这样的风格,是与他的人格分不开的。罗守诚先生为人谦和、平易、稳笃,不肆张扬,颇有敦厚长者之风范。和心始能发为和气,正是他内心的和谐、平淡才造就了他那和谐平淡、意境深远的演奏风格。

—-来自华音网

粗浅学习了尺八,并演奏了一段时间外切口箫(唐口箫),对外切口有了一定的理解,在本文中分享给大家。

一、外切口箫与洞箫或南箫吹口的区别

洞箫吹口带顶盖,向内挖,如图:

图片 1

洞箫吹口.jpg

南箫一般开顶盖,向内挖,吹口常见样式为纯U、纯V、外U内V三种,音色纯净度排序为——纯V>外U内V>纯U。吹口样式如下列图:

图片 2

纯V.jpg

图片 3

外U内V.jpg

图片 4

纯U.jpg

外切口,如图:

图片 5

外切口.jpg

图片 6

外切口内侧.jpg

二、对外切口发声的理解

通过上文中的插图可以看出,外切口有有三个显著的特征:

“边棱宽阔”“无导气槽”是外切口最重要的两个特征,前者决定了此种吹口具有宽阔的接气面,后者决定了管内气流因无导气槽限制而可形成丰富的“漫反射”。二者结合起来,使得整个管会形成非常丰富的谐波(如下图示意),这些谐波混合起来,就会形成多种音效混合的音色——共鸣、气声、空气感。

图片 7

谐波频谱.jpg

空气感:空气感就是唱歌时的单纯听到的空气振动的那部分感觉。
很简单的辨认方法:
①你自己发出“丝丝”的声音试试,听到的就是空气音。
②你哈一口气试试,听到的也是空气音。
人发声时,声音里除了正常的人声之外,都会伴随着空气音。有的人浑厚,空气音相对少,听起来没有那么浑浊;有的人嗓音里的气声则很重很重。

作者:子青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820948/answer/11801020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