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礼记注释: 凡音之起(1)

2019年10月6日 - 音乐乐器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29

一、前言

古人云“唯乐不可以为伪”,音乐无论怎么千变万化,它始终透露着广阔而又高尚的境界,代表着人类生命心灵深处的那份真、善、美。它是时间与空间完美交织的抽象艺术,是在不断发展、不断创造的过程中得出“美”的答案。那么“美”的音乐如何体现呢?《乐记》中记载:“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也。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感于物也。”上文中强调了音乐产生的根本是人心有感于物造成的,注重“心”的作用,换句话说,“内心”与“情感”的良好结合是创造出“美”的“音乐”的前提。二胡演奏也不例外,无论是刚刚起步的初学者,还是已有表演经验的学生、演奏家等等,始终要将饱满的热情和真切的情感投入到音乐演奏中,达到“心”与“音”的完美对话。
随着音乐普及教育的大力开展,学习二胡的人数与日俱增,在这种令人可喜的成果背后,往往也存在着一些不可避免的危机——忽视了对音乐的本质的认识,也就是“乐感”的培养。尽管各地的专业院校正极力强调情感与音乐的关系,但仍是教学中的一个难题。教学中对学生乐感的内心体验的培养尤为关键和重要,一旦懂得了情感与技术、情感与作品内容的关系后,音乐表现力自然会丰富、感人。要引导学生对“心”加以重视和体会,当达到较高的演奏水准后,自己的演奏就不仅仅停留在诠释作品本身的内容需要,还要使音乐感觉超越客观事物,贯注到精神的领域中去。
宗白华在解释艺术的源泉时说道:“艺术的源泉是一种极强烈深浓的、不可遏止的情绪,夹杂着超乎寻常的想象能力。这种由人性最深处发生的情感,刺激着那想象能力到不可思议的强度,引导着它直觉到普通理性所不能概括的境界,在这一刹那间产生的许多复杂的感想情绪的联络组织,便成了一个艺术创作的基础。”

二、乐 感

“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音乐感知
乐感可以理解为对音乐的感应,或者说是感知、感觉。“心有感于物而变动,由声表现出来。”音乐的素材是客观存在的,比如旋律、节奏、和声以及音准音色,演奏者要有意识地用大脑将这些元素进行理解、加工、再创造,将原本孤立的音符变成有意义、有灵性的音响,这种“音乐加工”就是认知、体会、感知的过程,这些都可以归结为心理活动,也就是说,离开了内心的体验,客观的音乐素材将很难被“感应”形成音乐的。演奏者在演奏的同时,也充当着欣赏者的角色,随时辨别、随对调整、随时加强对旋律、节奏和音准音色相应的“感知”能力,多数情况下被人们称作“旋律感”、“节奏感”等等。然而很多学生在音乐实践中并没有真正把握住旋律、节奏所给予的客观提示,没有用脑、用心体会乐节乐句、乐段所带来的抑扬顿挫、丰富多彩的旋律气息,这势必会阻碍音乐的表现力,表现出来的只能称作“音”而不能称作“乐”。音乐是时间的艺术,它是动的,是无穷变化着的,音乐领导我们去把握世界生命万千形象里最深的节奏的起伏。由此,我们理解到,节奏感并不单单指对节奏型、节拍把握得如何精准,而是要将节奏型赋予人内心的体验和感受,这才是作品要让演奏者表达的真正含义所在。怎样才能“感于物而动”呢?1.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心”才能很敏感地被“物”触动。2.增强理性的学识与扩充,要善于发现“物”的“美”。那么,如何让学生加强内在感觉,使音乐充满灵性呢?1.对演奏的乐曲随时都持有新鲜感,在不改变乐曲总体情绪的要求下,尝试每一遍体会不同感受、不同状态的演奏方式,寻找最符合内心感受和乐曲内容的演奏状态,是积极的、创造性的,拒绝乏味的“复印式”练琴。2.演奏时,注意力和思路不能间断,在不断流动、变幻的音乐线条中,设计好演奏的旋律,哪该起伏?哪该跌宕?随时保持自我欣赏,自我矫正的态度,失去这些链接,思路将会被阻断,这就常会出现“头脑一片空白”的现象。3.在头脑中尽可能多的储存有关音乐学习的资料,在演奏的同时积极调动记忆中的影像,从而获得对音乐内容感受的敏感性。
“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联想
在演奏作品的同时,激发内心乐感的除以上所讲以外,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学习途径,那就是“联想”。正如标题《乐记》中说的:“人心的变动,是物造成的。”二胡曲《长城随想》把我们带到了烽火硝烟的战争年代,谱写了民族先烈在万里长城上前赴后继、挥洒血泪的雄伟诗篇。《二泉映月》里衣衫褴褛的阿炳,在那市井街头,悠远古巷中,演绎人生的画面似乎历历在目。《红梅随想曲》赞颂了梅花傲立冰霜、不畏严寒的高尚品格……通过乐曲的标题提示,我们很容易就联想到了相对应的自然中的物与景,从一景一物中摄取情感体验。当然在众多的演奏心理学书中大量地提到了“想象、联想”,这种方法也普遍地运用到了日常的教学中,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列子•汤问》中记载: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钟子期日:“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日:“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无论是志在流水还是志在高山,都是想象的结果,它可以将人的乐感涌现出来,随时为表现音乐而服务,但值得我们注意的是,“高山和流水”并不是音乐表现的终极阶段,而是一个参照物,通过物的想象和启发,最终目的还是回归到人的“心境”上。宗白华针对上则故事评价说:“知音’的人要深入地把握音乐结构和旋律里所潜伏的意义。主管虚构的意象往往是肤浅的。‘志在高山,志在流水’时,作曲家不是模拟流水的声响和高山的形状,而是创造旋律来表达高山流水唤起的情操和深刻的思恕。因此,我们在感受音乐艺术中也会是我们的情感移易,受到改造,受到净化、深化和提高的作用。”当音乐艺术达到高级状态时,联想似乎显得越发的分散,内在感觉也逐渐变得模糊。宗白华继续说道:“愈进化愈高级的艺术,所凭借的物质材料愈减少……艺术本就是人类——艺术家精神生命的向外的发展,贯注到自然的物质中,使他精神化、理想化。”琵琶大师刘德海先生对“想象”的观点与宗白华先生如出一辙:“处于演奏状态中的感觉尽可能简单些、淡化些、模糊些好。尤其进入美的创造时期,感觉明晰,则音乐肤浅;感觉模糊,则音乐生动。正所谓,在音乐里,想‘山’想‘水’而不得‘山水’,不想‘山水’而‘山水’自来。”

三、乐感与演奏技能

“艺术是创造‘美’的技能。”从认知——感受——联想——艺术的自然发展过程中,技术技巧贯穿音乐艺术的始终,没有技术的支持,是不可能实现艺术本身的价值的,孤立存在的一个音、一声响,是不足以为音乐的。音乐并不是音符的堆砌,它是一个有机的整体,需要通过一些理性的技能手段来完成音乐的诠释,使音乐达到和谐、完美的状态。“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也。”《乐记》很贴切地为我们揭示了音乐由原始单独的音响,经过变化、结合,最终通过器乐、舞蹈展现出来的全部过程,这说明了音乐需要依靠理性技术设计与安排,结合着“美”的内在感受,去实现音乐在人类生命中那不寻常的一刻。
对音乐演奏技巧的直觉感
谈到对音乐“直觉”,多多少少含有“天才、天赋”的味道,顾名思义是直接感觉音乐、较敏感地嗅到音乐气息的能力。“直觉”对以后的“音乐加工”起着指导甚至决定性的作用。演奏者凭借着对节奏、旋律、音准等音乐直觉感,随时制定出更高层次的演奏要求(有一定的演奏经验及水平),这种感觉能敏锐地发现技术技巧对音乐的表现是否贴切、到位,从改进和创新中提升技术的表现力。
小提琴家梅纽因针对直觉感与技术的关系说道:“假如你听一下我早期的录音,你会感到演奏得还不错,可是你也会感到它们出自一个很有才能的孩子的直觉技巧,在那个时候,我知道演奏得很美是什么感觉。这种感觉是很必要的,因为后来它可以使我在更高水平上,更有意识地重新提炼我的技巧。”可见,直觉感始终“站在指挥台上”,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演奏技巧的发挥,在上述话中,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句话,这句话是演奏者容易忽视和难以把握的——“在那个时候,我知道演奏得很美是什么感觉。”梅纽因的话反射出了他那天才式的音乐直觉感和一种积极创造美好音乐的心态。针对演奏技术而言,大多数演奏者没有理解技术的直觉化、情感化的含义,更重要的是没有对技术的表现有深一步或更远一步的期待和预想,正如梅纽因所说的“有意识地重新提炼我的技巧”。技巧是需要“提炼的”,依靠直觉感的提示和启发作为演奏基础的。演奏者在训练中要有意识地发挥内在感受,逐步明确“演奏的‘好’是什么样子?”“怎样的技术运用使音乐更‘美’些?”“这种音乐情绪用哪些技术更贴切、吻合呢?”很多学生都明白技术是为音乐服务的,这个话题也是一个永久不变的真理,然而在他们实践的过程中却似乎走了样,“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气息仍旧弥漫在他们的周围,也许他们很少思考关于“什么是为技术服务的?”这个话题。归根结底,就在于他们没有找到音乐的本质——心,“凡音之起,由心生也”,技术技巧一旦失去了内心感受的指引,即使音乐完整、流畅,充其量只能看作是某个曲子或某个作品,绝不可能成为高于生活的艺术品。
对音乐作品的理性分析能激发潜在的技术审美要求
我们所谓的“直觉感”并不是凭空的、不经思考的感觉,而是基于一定的理论修养、刻苦训练、人生体验之后的情感反应,毕竟音乐是承载着节奏、和声、旋律、音色等等的一个有机的整体,它有鲜明的曲式特点、纷繁复杂的节奏类型以及流动变换的旋律色彩,对乐曲结构层次的深入理解,有助于唤醒我们脑海中的思维神经,从而不断地“提炼”演奏技巧,做到让技术与音乐真正的水乳交融。正如“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讲到了音乐虽然是在时空中来演奏的,但它仍具有我们之前所讲的一些严格的、客观的内在变化规律。那么技术技巧也应该依顺这些规律,不断地调整,不断地变化。与此同时,也锻炼了我们内心深处对音乐、对技术不断审视、不断要求的直觉能力。

四、结 语

“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感于物也。”音乐源于“人心”,不同的人解读音乐的审美角度也不同,自然就会创作出不同的艺术作品。二胡演奏也是如此,既然称是“二度创作”,就说明了要在曲谱的基础上创作、创新,通过手中的乐器说出自己“心里的话”,这样的音乐才是有生命的,丰富多彩的。然而“千篇一律”的演奏势头正在悄悄地蔓延着,我们的演奏到底为了什么?“模仿”是必要的,但不是演奏的目的,不能不顾一切盲目地模仿,这似乎让我们觉得少了点“人情昧”。音乐艺术是抽象的,是不可替代的,它不是嘈杂的噪音,不是钢筋水泥,不是带有功利色彩的,它是人类心灵深处的一片净土。要加强重视培养学生的音乐感觉,让学生热爱生活,善于捕捉生活中“美”的一瞬间,用心去想、去听、去看、去学,逐步迈向音乐的最顶峰。古人用《乐记》为我们开拓了音乐美学的先河,而我们就要吸收、借鉴、实践、发扬,为培养更多的音乐艺术人才做出一份努力。

—-来自华音网

——音乐以情感为中心

凡音之起 ——音乐以情感为中心

  【原文】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及干戚羽旄。谓之乐。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2),谓之音。比而乐之(3),及干戚羽旄(4)。谓之乐。

本节选自《乐记·乐本篇》。《乐记》是中国古代有关音乐和文艺理论的专着,其中讨论了音乐和文艺的起源、效果、作用等重要问题。据传,《乐记》原本有二十三篇,现在流传下来的只有十一篇。比:组合。乐:这里指演奏乐曲。本。干:盾牌。戚:一种斧子。羽:野鸡羽毛。旄:牛尾。这些东西都是跳舞时用的道具。

  【注释]

一切音乐的产生,都源于人的内心。人们的内心的活动,是受到外物影响的结果。人心受到外物的影响而激动起来,因而通过声音表现出来。各种声音相互应和,由此产生变化,由变化产生条理次序,就叫做音。将音组合起来进行演奏和歌唱,配上道具舞蹈,就叫做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