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周恩来总理约见梁启勋

2019年10月31日 - 必赢亚州
周恩来总理约见梁启勋

编者按:梁启勋是梁启超的二弟。本文作者梁思睿是梁启勋的儿子,现将他这份回忆文章登刊,以绘读者。

1896年.康、梁在上海办起《时务报》,公开提出维新变法的主张,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向,许多省市建立起维新派的组织和报刊,并得到了光绪皇帝的赞同。梁启勋任该报的编辑,主要负责翻译和编审东、西文译稿。1898年春,光绪皇帝颁布施行维新变法,但在皇朝内一直被以西太后为首的保守派抵制干扰。至秋初,正当维新派准备清除保守派之际,被伪装赞同维新变法的袁世凯出卖,在皇朝内仍然掌有实权的保守派头目西太后便将光绪囚禁,并在全国通缉逮捕维新变法份子,康、梁侥幸逃往国外,许多同志被杀害,仅实行了百日的维新变法完全失败了。在此危急时刻,梁启勋把在二线尚未被通缉的同志组织起来,紧急抢救掩护被难同志的家属,扶老携幼逃向澳门、香港和国外,为了摆脱捕快们不断的跟踪追缉,,有时一天要转移两三次,身担如此巨大压力和紧张的抢救工作,使他患了神经性头痛达20多年之久。数十年后,何澄一、麦孟华、罗孝高等一些老友见面时还戏称他为家属队长。

康有为讲学不设书本,讲座上只摆放茶壶茶杯,别无他物。“每论一学、论一事,必上下古今,以究其沿革得失,并引欧美事例以做比较证明。”梁启勋等弟子们最感兴趣的是先生所讲“学术源流”,他常一讲就是四五个钟头。

汽车停在人民大会堂北面,来接的同志正搀扶着父亲下车向门前走去,只见台阶上走下一个穿着整洁朴素的人来。父亲觉得此人好面熟,但一时还认不准是谁;到了眼前,来接的同志便向来人报告说:这位便是梁老。这时看清楚了,啊,原来是周总理,使父亲感到非常意外和感动,一股热流充满全身。虽然周总理日常作风最是平易近人,但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会亲自到门外台阶下来迎接这个年迈的普通老百姓。这时父亲唯有发自内心真诚地不断向周总理说:不敢当!周总理笑着说:梁老是我请来的客人嘛,这是应该的。说着便搀扶着父亲一级一级地走上大会堂北门,边走边关怀地问父亲的住处、生活等情况。虽然都是一般初接触的问题,但语气诚挚,流露着真实关怀之情。他见父亲步履还稳健,便问父亲高寿。父亲说:今年86岁了。他惊讶地说:哦,看来梁老只是70多岁的人啊,身体还健康呀!进门后,便到宴会厅旁一个较小的房间内,他一面让坐另一面说:现在距宴会还有半个多小时,请梁老在这里休息一下,随便谈谈吧。

1893年随其兄梁启超赴广州就读于康有为创办的万木草堂,打破了死读书、读死书的填鸭式封建八股教育,并学得了许多西方的哲学、历史和科学技术知识,还自学了一些英、日文等。他们这一代人都是生长在鸦片战争之后、列强纷纷入侵中国的时代。腐朽的满清皇朝屈从于各国主义,与它们签订各种不平等条约。甚至割地,更助长了各帝国主义妄想瓜分中国的野心。在这种情况下,使他们这些思想开放、学识广博的知识份子产生了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意识到要想使中国强烈必须改变封建独裁统治,建立廉政制度。

讲者由家及国,娓娓道来:“青年今日之责任,其重大百倍于他人,而又只此一策,足以兴国……”录者首肯心折:“气度雍容,言若金玉石,入人脑海……”这篇珍贵的《梁任公先生演说记》手稿幸得留存至今。而梁启超当年演讲所在的瑞廷礼堂,依然矗立,在这座百年老校中日日为青年人播洒新知。

1961年国庆节前,父亲又收到了国宴请柬。那天,他正在换外出的衣服,一个陌生的中年人来敲门,自称是国宴筹备组的工作人员,他说:首长想在宴会前邀请梁老会晤片刻,不知梁老是否有空。现在来接的车已停在门外。父亲便赶快穿好衣服随他去了。来人没有说明是哪位首长,我们都在纳闷:这会是谁呢?晚上,父亲回来,我们便都急着问。父亲的心情显得特别好,便兴致勃勃地向我们讲了周总理约见的经过:

编辑:江兵

岭南文史·文脉源溯

梁思睿

图片 1

这不是一次普通的相遇:演讲者是当时赫赫有名的维新思想家、大学者,从万木草堂走出去的广东人梁启超,记录者则是日后的国家总理周恩来。

1999.10.26 新会报

梁启勋字:仲策。籍贯:广东省新会县熊子乡茶坑村。。

陈垣的主要专著有《释氏疑年录》《明季滇黔佛教考》《中国佛教史籍概论》《元也里可温考》《南宋初河北新大道教考》《元西域人华化考》《史讳举例》《校勘学释例》《旧五代史辑本发复》《通鉴胡注表微》等。

交谈中,周总理主要是想了解戊戌变法时的一些具体情况。父亲说当时自己是在二线,帮助编辑《时务报》和一些通讯联络等工作以及失败后掩护受难同志家属转移。周总理说:在清政府朝廷上只有康梁几个人站在变法第一线上,而第二线的许多工作,需要很多人才成啊!这些人都是怎样发展组织起来的呢?父亲说,主要的骨干都是变法前康先生办的万木草堂的学生。对此,引起了周总理对万木草堂的很大兴趣,他说:是了,当时全国各地的维新派多是以建立学会,学堂、报馆等办法组织开展工作的。原来周总理对这一段历史曾作过研究,了解不少情况。

少年时从祖父、父亲及家乡私塾接受启蒙教育。

李吉奎 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广东省政协文史资料研究专员

周恩来总理约见梁启勋

广东学术变化影响社会转型

编辑:江兵

与康有为相交深厚的维新人士张元济曾题诗:“南洲讲学开新派,万木森森一草堂。谁识书生能报国,晚清人物数康梁。”是为这所岭南学堂最好的概括。

图片 2

周恩来录《梁任公先生演说记》手稿

先父梁启勋青年时曾随其兄梁启超就学于万木草堂,参加戊戌变法许多工作。1951年他与章士钊、康同壁、齐白石等28人经周总理提名,由毛主席圈定为中央文史馆的首届馆员。五六十年代,他们每年春节和国庆节,都受到邀请参加周恩来总理主持的国宴。周总理对这些宝贵的活文物非常重视,认为他们都是近代史中许多时间的参与者和见证人,从他们那里可以了解到许多史实真相,应当让他们在有生之年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见闻留诸后世。

万木草堂培养了维新变法中坚力量,康有为、梁启超思想也由岭南传至全国

文/金羊网记者 邓琼

1912年移居北京后,陈垣曾被选为众议院议员,后因政局混乱转而潜心于历史研究和教育工作。陈垣历任国立北京大学、北平师范大学、辅仁大学教授,曾长期担任辅仁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校长。他一生对宗教史、历史文献学及元史用力最多,著作宏富,成就斐然,还创始了史源学、史讳学等,与陈寅恪先生并称为“史学二陈”,受到国内外学者推重。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梁启超曾列表详述康有为定下的学规,可知万木草堂的学科分“文字之学”“经世之学”“考据之学”和“义理之学”四大类。除了传统学问,还设有外国语言文字学、万国政治沿革得失、格致学、数学、地理学等新学内容。江南制造局出版的关于声、光、化、电等科学译述百数十种,都收在万木草堂的“书藏”中,可资阅览。

图片 3

访谈

万木草堂及康梁思想对晚清变法有独特作用

展开剩余94%

万木草堂确实是所“新潮”的学堂,它首倡“德智体”全面发展,开体育、音乐和舞蹈诸课程。康有为专门指定的“干城科学长”,负责带领同学每隔一天做一次体操。这里没有考试制度,先生只通过札记簿来考查学生的学习状况。学生们听讲、读书,都要把心得、体会和提问写在“功课簿”上,半月一交。无论长短,康有为都以长篇批答。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