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法国鸟音山子水法座钟亮相荣宝拍卖

2019年11月1日 - 必赢亚州
法国鸟音山子水法座钟亮相荣宝拍卖

从社会文化和钟表在中外交流中所起的作用,每一只钟都有它自己的过去和未来。提笼架鸟是清代社会的娱乐方式之一。一位民俗学家曾这样描写北京的养鸟盛况:下自顽童贫士,上至缙绅富户,无不手架一鸟,徜徉街市,可谓举国若狂。为了迎合这种风尚,欧洲钟表制造商向中国输入了鸟音钟这一新的钟表类型。从现存的清宫档案和清宫遗存的钟表可以清楚地看到,以小鸟为主题的钟表在清宫中占有一席之地,这类钟表被称为鸟音钟。我们可以更加明确地看出清宫收藏钟表的观赏性,以及支撑这些活动机械的高超技术。

钟表自西方传入中国。钟表是一个方便、美观的计时工具,它改变了中国古代沿袭已久的打更等传统计时方法。钟表是中外文化交流和传播的使者,在其光彩夺目的表象背后,更多的是其所含有的深层次的文化内涵。不仅古代的帝王和达官贵人喜爱,其巧夺天工的技艺和华丽精巧的造型,也同样能博得当今社会众多收藏爱好者的喜爱。

市场信息:

图1 铜镀金四狮驮跑人水法钟

1780年著名制表巨匠雅克德罗兄弟发明了带动偶的音乐鸟,1810年左右,雅克德罗的动偶鸟音钟被中国清朝皇族认可并极力推崇。后来这种技术由瑞士传到法国,法国并成为此技术的领先者。在1848年动偶音乐鸟的制作进一步由法国巴黎专长于制作各种机械鸟兽的BLAISEBONTEMS改善提高。自那时以后,音乐鸟的水平一直维持原样,再没有任何人能超过BONTEMS的水平。

宫廷钟表作为特殊礼物,有着极为精巧复杂的机械传动系统和华丽的外表,代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机械制造和工艺水平,并且宫廷钟表都是特制的,一般只生产一对或一个,大都是孤品,足以彰显宫廷钟表的尊贵和稀有。

制作大师BLAISE BONTEMS说明:

刘立勇说,水法钟上的玻璃十分娇贵,二三百年来保存至今殊为不易,因此在搬动、展览时要特别小心。

根据2012年03月01日报道,故宫钟表珍藏世界闻名,其中鸟音山子水法钟极珍贵,一座较故宫珍藏更能保留原貌的鸟音山子水法钟,明日起在港展出。古董钟表专家
Thomas
Milani说,故宫珍藏的鸟音山子水法钟,品质极佳。藏家近来在美国一家族购得的藏品,质量也不逊色,它与故宫藏品都出自法国钟表厂
Bontems,都是模仿大自然,底座上有山石,上面有树与翠鸟,制於 1850年,现值
168万元。

水法,最初是指西洋园林建筑里的人工喷泉,人工喷泉在传入中国后,被称为“水法”,是用机械引水以成戏法的意思。水法钟表,则是只带有水法装置活动的钟表。但机械钟表里的水法和园林设计又不同,它是指一切和水流相关的现象,比如河流、小溪等,但钟表中的河流不是真实的水流,而是利用在玻璃管中加一些特殊的材质,利用齿轮带动,形成流水的视觉效果。就像在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中,描绘的那幅河流中千帆过尽的景象。

图片 1

公元1616年,西方的传教士开始尝试着向中国传教,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就是其中之一。1598年,利玛窦来到北京,提出要在北京传教的要求,遭到拒绝后,无功而返。但是,利玛窦并没有死心,4年后,他再次来到北京。这次利玛窦是有备而来,他为皇帝带来了丰厚的礼物,其中就包括一大一小两座自鸣钟。

从机械科技方面讲,鸟儿摆尾转头、发声鸣叫、空中飞跃无一离得开机械科技的支持,因此它当时不愧是精通机械结构原理高手所为。同时,制作这样一件费时费事的精品穷尽工匠毕生精力也不会制作很多。

与明朝皇帝相比,清朝皇帝对钟表的兴趣更是有增无减,他们想方设法收集各种各样的珍奇钟表,赏玩钟表成了皇室成员的一种时尚。在清朝皇帝中,对钟表最痴迷的要算乾隆皇帝了。他不遗余力地收集各种奇钟异表,评价钟表的第一标准就是新奇。乾隆皇帝多次下旨广东海关官员,让他们不惜重金购买西洋钟表:“着传与粤海关监督,嗣后办进洋钟或大或小具要好样款,似此等粗糙洋钟不必呈进。”故宫珍藏的许多钟表都是当年乾隆皇帝收藏的,造型美观,制作精巧,件件都堪称绝世珍品。

这件极具欣赏性的鸟音山子水法钟是真正的馆藏级精美玩物,它出自19世纪法国专长动偶音乐鸟制作的大师BLAISE
BONTEMS之手 。

图片 2

十九世纪法国 鸟音山子水法座钟

北京故宫是中国明清两朝皇宫,也是中国最大的古代艺术品收藏地。北京故宫里有一座奉先殿,原来是清朝皇帝祭祀祖先的地方,如今这里陈列着皇宫收藏的各式各样精美的钟表,琳琅满目,华丽多彩,是一座名副其实的钟表博物馆。

鸟音山子水法钟,目前市场越来越少,鸟音、水法、走时、报时等功能正常完整才是难得的藏品。
从功能方面比较的话,鸟越多价格越高、动偶越多价格越高,鸟的运动越复杂精细价格越高,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原配性,包括鸟的羽毛,该类具有极高的观赏性。目前我们这款可与故宫(微博)鸟音山子水法钟媲美。故宫的有白鹅游于其间、还有蝴蝶、翠鸟。其它的机械装置隐藏于树干,轨道可让鸟飞来飞去,这方面都是一致的。无论从机械和科技、工艺和美术、社会和文化哪个方面分析,这是一只不可多得的优秀藏品。

图2 铜镀金象驮转花水法钟

它从工艺美术的角度讲,与其说钟倒不如说动偶盆景。其中有山有水,有树有鸟,典型的中国山水盆景的味道。与我们所看到的盆景不同的是,这是动态的,水在流(水法)、鸟在鸣(鸟音)以及它们在林间穿梭飞翔的景象、小天使打秋千作为钟摆。该水法钟有7只鸟,其中的4只鸟是用珍稀的标本制作的且有动偶功能,极为罕见。成语飞禽走兽的飞禽在这只钟里表现得栩栩如生。更值得一提的是,树的枝叶都是由鸟的羽毛制作,非常葱郁逼真。只要一拉它的机关,我们就可以看到两只鸟儿穿梭林间,扭动身体、张嘴鸣叫,妙趣横生,还有一只在高处扇动翅膀预高飞状,另外一只鸟在树木前低头啄食。作为自然界的生灵,小鸟以其灵动的姿态、婉转的鸣叫给人们带来愉悦。假山前有一玻璃水法转动似小溪潺潺,山子与树木间有一铜质鎏金小孩在打秋千,钟表设计独特,定制的机芯把钟表与作为钟摆的小孩打秋千巧妙地连在一起,给我们一个世外桃源、无拘无束、自由和谐的生活场景的联想。

机械钟表起源于欧洲。自从钟表传入中国,中国的皇帝就对它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最早收藏钟表的是明朝的万历皇帝。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