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拍卖行弄丢画作题跋被起诉 其主人索赔25

2019年5月25日 - 必赢亚州

一幅保留价25万元的“黄永玉画作”,几经流拍,还遗失了题跋。拍卖行没做成生意,还被画主告上法庭,索赔25万元。日前,思明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拍卖纠纷案。

画作主人索赔25万元,法院一审判赔6500元

年近七旬的嵇老先生将收藏多年的名贵古玩“辛庵款田黄四方印章”(以下简称田黄方章)委托上海一家拍卖行拍卖,参考价为480万元。然而,拍卖还没开始,拍品却被弄丢了。嵇老先生一纸诉状将拍卖行告上法院,索赔480万元。

夏先生收藏了一幅署名“黄永玉”的画作《考拉老弟》,2012年6月,他将画作委托给厦门一家拍卖行拍卖,约定保留价为25万元。拍卖行先后进行了三次拍卖,但都流拍了,他们表示,原因主要是价格虚高,且无法证实是黄永玉的真迹。拍卖行随后又将这幅画转委托给一家北京和一家浙江的拍卖行拍卖,但浙江这家拍卖行却在拍卖期间不小心把画作的题跋弄丢了。

一幅保留价25万元的“黄永玉画作”,几经流拍,还遗失了题跋。拍卖行没做成生意,还被画主告上法庭,索赔25万元。日前,思明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拍卖纠纷案。

一审法院审理后,依据双方签订的相关服务协议,判决拍卖行赔偿嵇老先生2万元。嵇老先生不服,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近日,上海一中院作出二审宣判,认为协议属无效格式条款,故改判拍卖行向嵇老先生赔偿480万元。

被弄丢的是一则书法题跋,署名为“张人希”。资料显示,张人希曾担任厦门书画院副院长、厦门市美协副主席,已于2008年去世。夏先生随即以题跋遗失和对画作保管不善,将拍卖行告上法庭并索赔25万元。

夏先生收藏了一幅署名“黄永玉”的画作《考拉老弟》,2012年6月,他将画作委托给厦门一家拍卖行拍卖,约定保留价为25万元。拍卖行先后进行了三次拍卖,但都流拍了,他们表示,原因主要是价格虚高,且无法证实是黄永玉的真迹。拍卖行随后又将这幅画转委托给一家北京和一家浙江的拍卖行拍卖,但浙江这家拍卖行却在拍卖期间不小心把画作的题跋弄丢了。

巨额拍品运输途中丢失

弄丢了题跋,是否就要按画作的保留价赔偿?这是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法院委托第三方价格事务所对遗失的题跋进行评估,最终得出的评估价为4500元。夏先生还指出画作上存在虫蛀瑕疵,而法院认定拍卖行无法证明这些瑕疵是在他们拿到画时就有的,因此应承担2000元的赔偿责任。最终,法院判定拍卖行赔偿夏先生6500元。

被弄丢的是一则书法题跋,署名为“张人希”。资料显示,张人希曾担任厦门书画院副院长、厦门市美协副主席,已于2008年去世。夏先生随即以题跋遗失和对画作保管不善,将拍卖行告上法庭并索赔25万元。

嵇老先生是一名古玩爱好者,收藏有一枚珍贵的田黄方章。2011年8月,嵇老先生参加了第一届上海民间十大珍宝评选活动,他的这枚长2.3cm、宽2.3cm、高4.9cm的印章获得了由上海市收藏协会盖章、八位专业人士签名的“第一届上海民间十大珍宝上海市文联艺术品鉴定证书”。经鉴定,该藏品是清早期辛庵刻田黄石长方章,“品相完美,尺寸适中,具有较高的收藏、欣赏价值和市场价格”。

【名词解释】

弄丢了题跋,是否就要按画作的保留价赔偿?这是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法院委托第三方价格事务所对遗失的题跋进行评估,最终得出的评估价为4500元。夏先生还指出画作上存在虫蛀瑕疵,而法院认定拍卖行无法证明这些瑕疵是在他们拿到画时就有的,因此应承担2000元的赔偿责任。最终,法院判定拍卖行赔偿夏先生6500元。

2011年11月,嵇老先生与厚福(上海)艺术品销售中心签订了服务协议,将手上的这枚田黄方章进行委托拍卖,保留价为480万元。签约当日,嵇老先生将印章交付拍卖行,并向拍卖行支付了策划费4000元。

题跋
写在书籍、碑帖、字画等前面的文字叫做题,写在后面的叫做跋,总称题跋。内容多为他人书写的品评、鉴赏、考订、记事等。

2012年5月,拍卖行将包括田黄方章在内的多件拍品运至香港参加展览、拍卖活动,但最终该田黄方章只参加了拍卖预展,并没有出现在拍卖会现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