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2018-04-01

2019年11月3日 - 美术艺术
2018-04-01

任惠中

任惠中:我画了三十多年的中国人物画,西部是我创作表现的主要题材。我来过西部六七次,之前主要到了额济纳旗,呼伦贝尔是我第一次来。对于草原的感受,第一点是本真,写生的目的之一是搜集素材,积累创作经验,更重要的是发现内心心底一些最本质的东西,这也是我们此行一直在追寻的。第二点是厚实,一方面是文化的厚实,另一方面是从形象感到内容的厚实。我一直向往内蒙古大草原,能够来到这里感到特别荣幸,特别高兴,特别激动。(王双整理)

“58年前,我和雷锋叔叔在一个宿舍里一起住了两天,他还陪我到中山公园玩,带着我去参加婚礼。”如今68岁的赵惠中,提起小时候的事依然记忆犹新。

那个年代之5

图片 1

后来孙惠中回顾,那段时间不足半年,也就是她开始在民歌餐厅驻唱打工之后,与殷跃从共事关系成为人们默认的一对。

回头想,孙惠中对林美玲说:“这是不是很亏,他根本没有追过我。”

那当时在驻唱的地方,偶尔才见到殷跃,每次他出现像一个经纪人,人前人后问她‘如何?’。一开始孙惠中直直回答:“还不错啊。”她想的是,‘能不能提高工资?’因为腼腆当然什么意见都没有。就是埋头喝柳橙汁,避开围坐其间的伙伴,都是他的朋友,孙惠中隐约感觉他们全都在猜她与她的‘老板’是否一对。那当时她很敏感,对于‘娱乐行业’存在着约定俗成的概念,也就是男的捧红一个女的,自然都是有目地的。

虽则此地根本称不上娱乐圈,她也还未被这个餐厅以外的人认识。但是孙惠中感到不安别扭,根本唱歌打工这事她都还瞒着家里,他们以为一周三个晚上在外面她是当家教。

殷跃先是来去没招呼,每每在弹唱之间见他进来叫一个餐坐在角落吃饭,休息时间她就坐过去,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其实没有话说的时候多,起初孙惠中好奇这人这么不爱开口,这不像是涉世很深的。但是也就习惯了,就是习惯他总是头低低说话,不像是在乎她听,却又时不时抬起眼来瞥她,那眼神她全不懂,但有那么几次也着实令她脸红心跳。

在这样的沉默里,原先对殷跃的印象逐渐有了变化,起初她还不清楚,但是当他开口说:“我送你。”她即刻回答好啊!心上无比愉悦的心情。在隔天起床后忆起前一个晚上,她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回避他,甚且对于这个人的存在相当适应。

这之后,殷跃总在她将结束时出现,送她回家。坐在殷跃的野狼后座一路往南,经过景美桥上,她伸手指出眷村的方向。那时三月初春寒料峭,远处新店溪水面升起薄薄一层雾,他随着她的指向看过去说了什么话。“什么?”她问。声音随即没入河上的风里。

他总是在距离村口还有五十尺的路口让她下车。站在车边,她顺了顺头发,将长裙拉整,抬起头要道谢说再见,却见他微歪着下巴瞧着她,那眼神令她不安低头看自己的长裙。她下意识等他开口,他会说什么话呢,要说什么?

惠中感到心头突突跳,像一只小鹿在里头找不着出口。

殷跃终于开口,却说的是:“我听我妈讲,他们在武汉等船时,江上的雾起来像天上降下来神器,千军万马都可以躲在雾里面悄无踪影杀过来—”

她一愣,“哦”了声。

殷跃接着说:“他们那时逃难,眼见解放军就要过江了,那是长江—。”顿一顿,他说:“到头来谁要得天下,那也是命。”

站在他身前,惠中感到心头那只小鹿慢慢停息下来,好一会儿她轻声开口:“我进去了。”转身走开她脚步异様的轻快,就像一朵春花在三月晴空下终于决定绽放开来。

《雷锋在沈阳》一书中,曾简要记载了当年雷锋在沈阳出差时,帮助照顾一位10岁孩子的故事。那个10岁小孩就是赵惠中。

“雷锋叔叔在我心中一直是活泼可爱的形象。”赵惠中是雷锋在沈阳曾亲自辅导过的一名小学生,虽然他与雷锋接触只有短短两天,但雷锋对他的成长却产生了极大影响。

赵惠中的父亲叫赵琪,20世纪60年代初,担任沈阳军区工程兵司令部政治部宣传处副处长,是整理、审核雷锋先进事迹材料负责人之一。当时,雷锋多次来沈阳开会、作报告,每次雷锋一到沈阳,就会住在沈阳市文化宫东侧的工程兵军人宿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