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三元状元宋庠【致宫使少卿尺牍】清淡飘逸

2019年12月27日 - bwin必赢
三元状元宋庠【致宫使少卿尺牍】清淡飘逸

宋庠书法作品,深得晋人神韵,有着清淡飘逸、纵情挥洒的风格。宋庠也善写诗,有《蚊湖诗笺》,诗多绚丽之作;其读书至老不倦,善于纠正古书中的谬讹。一、宋庠书法作品欣赏【致宫使少卿尺牍】

宋庠,字公序,原名郊,入仕后改名庠。安州安陆人,生于宋太宗至道二年,后徙开封之雍丘。宋庠是乡试,会试、殿试都是第一的三元状元。
仁宗天圣二年甲子科状元。初仕擢大理评事,通判襄州,召直史馆,历三司户部判官、同修起居注,后被刘太后看中,破格升为太子中允,再迁为左正言。太后病逝,宋庠为知制诰。曾上疏建议科举应文武分试,被采纳,不久,知审刑院,当时,密州一霸王澥私自造酒,并杀人灭口,宋庠不顾当朝宰相陈尧佐说情,异常是坚决地判王澥死刑,大快民心。又迁左正言、翰林学士、参知政事、枢密使,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深为仁宗亲信。宝元中(1038-1040),宋庠为右谏议大夫任参知政事,为相儒雅,遇事是非分明,因与宰相吕夷简不各,被排挤,加之弹劾范仲淹,被贬知扬州。庆历三年因其子舆匪人交结,出知河南府,徙知许州、河阳。不久范仲淹变法失败,召回任枢密使,皇祐元年,拜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久居相位,终无建树。舆副使程戡不协,再出知郑州、相州。几经迁徙,鬓染秋霜,被仁宗封为莒国公。英宗即位,改知亳州,宋庠请求告老还乡,不准,改封郑国公,最后以司空致仕。治平三年卒,年七十一。朝廷追赠太尉兼侍中,谧元献,帝撰其碑曰:“忠规德范之碑”。
宋庠与其弟祁均以文学知名,曾校定《国语》,撰《补音》三卷,又辑《纪年通谱》,区别正闰,为十二卷。另有《掖垣从志》,三卷,《尊号录》一卷,《别集》四十卷。有集四十四卷,已散佚。清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辑得宋庠诗文,编为《元宪集》四十卷。事见王珪《华阳集》卷四八《宋元宪公神道碑》,《宋史》卷二八四有传。
宋庠诗,以武英殿聚珍版丛书《元宪集》为底本,校以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及诸书散见的宋庠诗,编定十四卷。另辑得集外诗七首,附于卷末。《宋史·宋庠传》:
宋庠,字公序,安州安陆人,后徙开封之雍丘。父杞,尝为九江掾,与其妻钟祷于庐阜。钟梦道士授以书曰:“以遗尔子。”视之,《小戴礼》也,已而庠生。他日见许真君像,即梦中见者。
庠天圣初举进士,开封试、礼部皆第一,擢大理评事、同判襄州。召试,迁太子中允、直史馆,历三司户部判官,同修起居注,再迁左正言。郭皇后废,庠与御史伏阁争论,坐罚金。久之,知制诰。时亲策贤良、茂才等科,而命与武举人杂视。庠言:“非所以待天下士,宜如本朝故事,命有司设次具饮膳,斥武举人令别试。”诏从之。
兼史馆修撰、知审刑院。密州豪王澥私酿酒,邻人往捕之,澥绐奴曰:“盗也。”尽使杀其父子四人。州论奴以法,澥独不死。宰相陈尧佐右澥,庠力争,卒抵澥死。改权判吏部流内铨,迁尚书刑部员外郎。仁宗欲以为右谏议大夫、同知枢密院事,中书言故事无自知制诰除执政者,乃诏为翰林学士。帝遇庠厚,行且大用矣。
庠初名郊,李淑恐其先己,以奇中之,言曰:“宋,受命之号;郊,交也。合姓名言之为不祥。”帝弗为意,他日以谕之,因改名庠。宝元中,以右谏议大夫参知政事。庠为相儒雅,练习故事,自执政,遇事辄分别是非。尝从容论及唐入阁仪,庠退而上奏曰:
入阁,乃有唐只日于紫宸殿受常朝之仪也。唐有大内,又有大明宫,宫在大内之东北,世谓之东内,高宗以后,天子多在。大明宫之正南门曰丹凤门,门内第一殿曰含元殿,大朝会则御之;第二殿曰宣政殿,谓之正衙,朔望大册拜则御之;第三殿曰紫宸殿,谓之上阁,亦曰内衙,只日常朝则御之。天子坐朝,须立伏于正衙殿,或乘舆止御紫宸,即唤仗自宣政殿两门入,是谓东、西上阁门也。
以本朝宫殿视之:宣德门,唐丹凤门也;大庆殿,唐含元殿也;文德殿,唐宣政殿也;紫宸殿,唐紫宸殿也。今欲求入阁本意,施于仪典,须先立仗文德庭,如天子止御紫宸,即唤仗自东、西阁门入,如此则差与旧仪合。但今之诸殿,比于唐制南北不相对尔。又按唐自中叶以还,双日及非时大臣奏事,别开延英殿,若今假日御崇政、延和是也。乃知唐制每遇坐朝日,即为入阁,其后正衙立仗因而遂废,甚非礼也。
庠与宰相吕夷简论数不同,凡庠与善者,夷简皆指为朋党,如郑戬、叶清臣等悉出之,乃以庠知扬州。未几,以资政殿学士徙郓州,进给事中。参知政事范仲淹去位,帝问宰相章得象,谁可代仲淹者,得象荐宋祁。帝雅意在庠,复召为参知政事。庆历七年春旱,用汉灾异策免三公故事,罢宰相贾昌朝,辅臣皆削一官,以庠为右谏议大夫。帝尝召二府对资政殿,出手诏策以时事,庠曰:“两汉对策,本延岩穴草莱之士,今备位政府而比诸生,非所以尊朝廷,请至中书合议条奏。”时陈执中为相,不学少文,故夏竦为帝画此谋,意欲困执中也。论者以庠为知体。
明年,除尚书工部侍郎,充枢密使。皇佑中,拜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享明堂,迁工部尚书。尝请复群臣家庙,曰:“庆历元年赦书,许文武官立家庙,而有司终不能推述先典,因循顾望,使王公荐享,下同委巷,衣冠昭穆,杂用家人,缘偷袭弊,甚可嗟也。请下有司论定施行。”而议者不一,卒不果复。
三年,祁子与越国夫人曹氏客张彦方游。而彦方伪造敕牒,为人补官,论死。谏官包拯奏庠不戢子弟,又言庠在政府无所建明,庠亦请去。乃以刑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知河南府,后徙许州,又徙河阳,再迁兵部尚书。入觐,诏缀中书门下班,出入视其仪物。以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充枢密使,封莒国公。数言:“国家当慎固根本,畿辅宿兵常盈四十万,羡则出补更戍,祖宗初谋也,不苟轻改。”既而与副使程戡不协,戡罢,而御史言庠昏惰,乃以河阳三城节度、同平章事判郑州,徙相州。以疾召还。
英宗即位,移镇武宁军,改封郑国公。庠在相州,即上章请老,至是请犹未已。帝以大臣故,未忍遽从,乃出判亳州。庠前后所至,以慎静为治,及再登用,遂沉浮自安。晚爱信幼子,多与小人游,不谨。御史吕晦请敕庠不得以二子随,帝曰:“庠老矣,奈何不使其子从之。”至亳,请老益坚,以司空致仕。卒,赠太尉兼侍中,谥元献。帝为篆其墓碑曰“忠规德范之碑”。
庠自应举时,与祁俱以文学名擅天下,俭约不好声色,读书至老不倦。善正讹谬,尝校定《国语》,撰《补音》三卷。又辑《纪年通谱》,区别正闰,为十二卷。《掖垣丛志》三卷,《尊号录》一卷,别集四十卷。天资忠厚,尝曰:“逆诈恃明,残人矜才,吾终身不为也。”沈邈尝为京东转运使,数以事侵庠。及庠在洛,邈子监曲院,因出借县人负物,杖之,道死实以他疾。而邈子为府属所恶,欲痛治之以法,庠独不肯,曰:“是安足罪也!”人以此益称其长者。弟祁。

宋庠,初名郊,字伯庠,入仕后改名庠,更字公序。北宋文学家、宰相,工部尚书宋祁之兄。安州安陆人,后徙居雍丘县双塔乡

   
宋庠精于书法,深得晋人神韵,有着清淡飘逸、纵情挥洒的风格,又善绘画,间作山水花鸟,笔致流朗;诗也写得好,有《蚊湖诗笺》。宋庠是著名文学家,与弟宋祁应举时,俱以文学名闻天下。兄弟并称为“大小宋”。

宋仁宗天圣二年,宋庠状元及第,成为“连中三元”之人。官至兵部侍郎、同平章事,以司空、郑国公致仕。治平三年卒,赠太尉兼侍中,谥号元献,英宗亲题其碑首为“忠规德范之碑”。

   
宋庠《致宫使少卿尺牍》,行书.纸本,纵31.8厘米,横47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释文:庠叩头拜覆 拜违教约 歘忽经年 下情不胜犬马恋德之至 即日袢暑 恭惟尊候 动止万福 庠以薄干 留城中已半月 前晚方到此 本欲亟往趋侍 属以病暑伏枕 未果如愿 深负皇恐 切幸垂亮 尊嫂恭人 伏惟懿候万福
子礼提宫 廿四嫂孺人 各惟侍履增胜 谨拜状起居不次 庠叩头拜覆宫使少卿尊兄台座

宋庠与弟宋祁并有文名,时称“二宋”。诗多秾丽之作,着有《宋元宪集》、《国语补音》等。

   
宋庠善写诗,在辞赋创作中接绪晏殊诸人,凭借着博学雄才和深婉的情思,于雍容典雅之中注以警拔之气,进一步拓宽了赋境。他的赋表现了暮气沉沉的太平之世所带来的压抑感和莫名的苦闷。宋庠的赋情思细腻,富于理趣,具有悲悯人世的情怀;他的弟弟宋祁的赋则以近乎夸张的情绪宣泄来表现仕途上的挫折,颇有顾影自怜的情调。

宋庠的祖先是周武王所封的宋国君主微子。其高祖宋绅,于唐唐昭宗时任御史中丞,因言语不当而获罪免职,遂举家迁于雍丘县双塔乡。

   
宋庠与其弟祁均以文学知名,时称“二宋”。宋庠觉得读书不尽信书,具有怀疑精神。善于纠正古书中的谬讹。曾校定《国语》,撰《补音》三卷,又辑《纪年通谱》,区别正闰,为十二卷。另有《掖垣从志》,三卷,《尊号录》一卷,《别集》四十卷。有集四十四卷,已散佚。清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辑得宋庠诗文,编为《元宪集》四十卷。事见王珪《华阳集》卷四八《宋元宪公神道碑》,《宋史》卷二八四有传。

图片 1

图片 2

宋庠生于宋太宗至道二年,幼年同弟宋祁随父在外地读书,稍长离父还乡。宋庠初名宋郊,后因御史言其“姓符国号,名应郊天”,郊和交同音,交含有交替的意思,宋仁宗命其改名,宋郊因而改名宋庠,更字公序。

宋庠书法作品欣赏【致宫使少卿尺牍】1

宋仁宗天圣二年,宋庠、宋祁两兄弟,同举甲子科进士。礼部奏宋祁第一,宋庠第三,刘太后不欲以弟先兄,乃擢宋庠第一,而置宋祁第十,故有兄弟“双状元”之称。由此宋庠成乡试、会试、殿试都是第一的“连中三元”之人。

二、宋庠、宋祁同榜“兄弟双状元”

宋庠中状元后,擢大理评事、同判襄州。后被刘太后看中,破格升为太子中允、直史馆,历任三司户部判官,同修起居注,再迁左正言。

   
宋庠生年跨太宗、真宗、仁宗、英宗朝,是乡试,会试、殿试都是第一的三元状元。宋仁宗天圣二年(1024年),宋祁与宋庠同榜进士及第。宋庠和其弟宋祁同时参加科考,宋祁本为第一,但刘太后偏爱宋庠,并认为弟弟的名次怎能超越哥哥呢,于是皇帝依太后意将宋庠擢为第一,宋祁被换为第十名。

仁宗郭皇后被废时,宋庠与御史伏在官署争辩,被处以罚金。许久后,宋庠任知制诰。曾上疏建议科举应文武分试,被采纳。不久,兼任史馆修撰、知审刑院。当时,密州一霸王澥私自造酒,并杀人灭口,宋庠不顾当朝宰相陈尧佐说情,坚决地判王澥死刑,大快民心。

   
宋祁省试所作《采侯诗》中有“色映棚云烂,声迎羽月驰”一联,深受时人喜爱,传遍京师,成为佳句,遂被称为“宋采侯”。宋庠官至兵部侍郎同平章事,宋祁为官没有宋庠职位高,最高任工部尚书,拜翰林学士承旨,但其文采却高于宋庠,后来还因名句“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长久流传,而有“红杏尚书”之誉。

宝元年间,宋庠以右谏议大夫职任参知政事,拜相。宋庠为相儒雅,遇事是非分明,因与宰相吕夷简不和,被排挤,加之弹劾范仲淹,被贬知扬州。范仲淹变法失败,朝廷遂擢宋庠为枢密使。

图片 3

庆历三年,因其子与匪人交结,出知河南府,徙知许州、河阳。

宋庠书法作品欣赏【致宫使少卿尺牍】2

庆历七年,春旱,用汉灾异策免三公故事,罢宰相贾昌朝,辅臣皆削一官,宋庠为右谏议大夫。庆历八年,除尚书工部侍郎,充枢密使。

三、宋庠人物简介

皇祐元年,拜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久居相位,终无建树。

   
宋庠天资忠厚,俭约不好声色,生性秉直,不阿权贵。其曾说:“叛逆狡诈、依恃神灵、残害他人、恃才傲物,我终生不做呵。”沈邈曾任东京转运使,多次以事欺负宋庠。至宋庠在洛阳时,沈邈儿子监院,因把东西出借而县人欠下东西,他用杖打人,人死在路上,实是由于其他的病所致。而沈邈之子为府吏所憎恨,府吏想要按法律从严处理他,宋庠独独不同意,他说:“这怎么够得上治罪呢!”人们根据这件事愈加称他是年高有德的人。

皇祐三年,又因家法不严,纵容子弟过错,遭包拯弹劾而被罢相,出知河南府,几经迁徙,鬓染秋霜,被仁宗封为莒国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