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中国水兵埋骨异国130载墓毁碑断 英侨胞参与保护

2019年5月27日 - 必赢亚州
中国水兵埋骨异国130载墓毁碑断 英侨胞参与保护

图片 1
  位于英国圣约翰墓园的五座北洋水师水兵墓地,各有不同程度的损毁。
本组图片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图片 2
英国圣约翰墓园,已倒塌的水兵墓地。

中国侨网4月5日电
题:忠魂埋骨异国130载,墓毁碑断……英国侨胞做了这件事,相信你也会点赞!

  墓地由清政府出资兴建,是中国留存海外的珍贵文化遗产;募集目标金额为40余万人民币

提到英国纽卡斯尔,你会想起什么?

  在英国东北部港口城市纽卡斯尔的圣约翰墓园,有两座墓一人高的黑色墓碑上镌刻着醒目的汉字:“大清故勇福建福州府侯官县陈受富之墓”、“大清故勇福建福州府闽县陈成魁之墓”。这个墓园里共有五座这样的中式墓碑,与本地人的墓碑相背而立、东望大海远眺故乡……

在这座城市的西北郊,有个圣约翰墓园。在这里,有两座墓碑比邻相依,墓碑上镌刻着醒目的汉字。

  墓碑下葬着光绪年间清政府派去英国接收舰船,但不幸因病去世的5位北洋水师水兵。经过120年的风吹雨打,墓碑已经破损甚至倒塌。昨日,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宣布,正式启动在英北洋水师水兵墓地的修缮公募,目标金额为40余万人民币。

大清故勇福建福州府闽县陈成魁之墓

  历经120年 墓碑损毁严重

大清故勇福建福州府候官县陈受富之墓

  今年5月,一名中国留英学生发现了五座位于英国圣约翰墓园的中国墓碑,并发微博描述了这些墓碑的现状。

清冷颓败的墓园里,

  这一发现引起国家文物局的高度重视,之后国家文物局委托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承接修缮事宜。9月底,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派文物修复专家赴纽卡斯尔实地勘测,形成了符合两国文物保护标准的修缮意见。

这样的中式墓碑共有五座,

  据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介绍,五座墓地葬着的是北洋水师的五位普通水兵,分别为袁培福、顾世忠、连金源、陈成魁和陈受富。

静静矗立在时光之中,

  勘测发现,五座墓位于墓园的J场地(非教徒墓地),从北向南依次是:陈受富墓(39号)、顾世忠墓(36号)、袁培福墓(35号)、连金源墓(34号)、连成魁墓(438号)。一百多年过去,五座墓碑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错位、断裂、风化等损坏,其中三座墓碑倒塌多年,急需修缮。

面向茫茫大海、远眺故乡的方向……

  参与现场勘查的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总工张荣告诉记者,39号墓与438号墓情况相似,墓碑保存较完好,但墓碑基础沉陷,整体向北侧倾斜,有倾倒威胁。另外三座墓则已经完全倒塌,需要在稳固基础后,对碑体进行加固、重装,补配缺失构件,并恢复墓池。

这五位中国人究竟是谁?他们为何会埋骨于万里之遥的英国?

  墓地由中国募捐维修合情合理

130年前,5位水兵踏上了命运之舟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北方企业家协会在协助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于纽卡斯尔市档案馆查询墓地的相关资料时发现,五座墓地中的三座(编号34、39、438)在1887年6月30日,由一位署名为“Fong
Yah
Jang”的人士所购买,共花费15英镑。资料还显示,墓地属于中国政府(Chinese
Government)所有。

十九世纪末,风雨飘摇的清王朝为自救图存,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为建海军、强海防,清政府向英国、德国购买了大量军舰、船舶。

  “当时的15英镑相当于在当地购买半栋小别墅的价格。”
英国北方企业家协会创会人徐雷介绍。

1881年和1887年,清政府分别派北洋水师官兵赴英国造船厂接收“超勇”、“扬威”
和“致远”、“靖远”军舰。

  另外两块墓地的产权资料还在查找中,不出意外应该和这三块墓地的性质是一致的,张荣介绍说,“目前发现的中国在海外不可移动的文化遗产很少。”

图片 3

  励小捷表示,墓地是当时清政府出资兴建的,属于中国政府的“飞地”,是中国留存海外的珍贵文化遗产,由中国募捐维修,可谓顺理合情。

《阿姆斯特朗的船与人(1884-1918)》记载北洋水师在纽卡斯尔接收“致远”军舰的记载

  ■ 追问

五位受命的水兵自此踏上了他们的命运之舟。因长途劳顿,水土不服,年轻的水兵先后患病,最后病故于纽卡斯尔。

  1 五位水兵为何葬于英国?

而他们受命接收的军舰,构成了北洋水师的主力战舰。以“致远”号为例,在北洋水师主力战舰中速度最高,它还是邓世昌的座舰,参加了黄海大海战。

  这五名北洋水师的普通水兵为何会埋葬于万里之外的英国?

这五名水兵虽未战死沙场,但同样为国牺牲。五座孤独的墓碑,也见证着中国近代化过程中,仁人志士打开眼界,努力学习西方的艰难探索。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1881年和1887年,清政府分别派员到英国接收在此订购的军舰,袁培福、顾世忠、连金源、陈成魁和陈受富5位年轻水兵因病客死他乡。

让我们记住这五位逝者的名字:

  袁培福、顾世忠二人于1881年赴英接收“超勇”和“扬威”两艘巡洋舰,连金源、陈成魁和陈受富则在六年之后的1887年赴英接收“致远”和“靖远”两艘巡洋舰。1911年,海军名将程璧光率“海圻”号巡洋舰,前往英国参加英王乔治五世加冕典礼时,专程前往圣约翰墓地吊唁这五位烈士,并重修了墓碑。

袁培福(山东登州府荣成县人)

  不过,励小捷说,由于这五位普通水兵军阶较低,目前尚未查到关于他们的更详细背景资料。

顾世忠(安徽庐州府庐江县人)

  2 五座墓地将如何修缮?

连金源

  张荣介绍,水兵墓是中国近代史中以北洋水师强国强兵为代表的洋务运动的重要历史遗物,也是英国工业革命后军工发达、全球贸易的重要历史物证,价值重大。

陈成魁

  “水兵墓残损严重,存在继续破坏的威胁隐患,应立即实施抢救性保护。”张荣表示,修缮不仅应该符合英国当地遗产保护的程序与原则,还应该符合《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2015)中“不改变原状”“最低限度干预”与“使用恰当的保护技术”原则。修缮工程应保证质量,确保文物安全,并应考虑工程完成后的维护工作。

陈受富(福建福州府侯官县人)

  据了解,修缮包括对所有墓碑的基础加固,对倾倒破碎的34、35、36号墓碑的补配、修补、归安,对39、438号墓碑的扶正维护,修复所有的墓池等工作。预计预算总计47936.26英镑,约合409797.50元人民币。

有位英国姑娘曾代为照看墓地

  ■ 背景

北洋水师军官池仲佑参与了1881年接舰任务,他在《西行日记》中记载,在即将离开英国时,他曾委托一位英国姑娘Annie照看袁培福、顾世忠两位水兵的墓。

  五墓碑见证中国近代海军的建立

善良的英国的姑娘答应了。“许余他日过袁、顾墓为栽花,盖英俗礼拜日女士多往墓上栽花,善举也。”

  十九世纪末,清政府内洋务派掀起“洋务运动”,购军械、兴实业、办学堂,史称“同光新政”。而洋务运动最重要的一个举动就是建海军、强海防。1875年至1884年的十年间,清政府共拥有64艘军艇,5000多名海军官兵。其中大量船舶由英国、德国购买。

这位名叫Annie的女孩,池仲佑译成“意腻”,她是池仲佑在英国结识的恋人。

  1881年,清政府派员赴英国造船厂接收“超勇”“扬威”两艘军舰。1887年再次派北洋水师官兵到英国等待“致远”“靖远”两舰交工。当年7月,两舰相继完工并顺利通过航试。9月,前来接舰的邓世昌、叶祖珪分别管带“致远”“靖远”两舰,德国建造的“经远”“来远”两舰也同时会合,四舰一起返回中国。两个月后,各舰抵达天津大沽,北洋舰队就此正式成军。八年后,1894年甲午战争中国战败,北洋水师覆灭,洋务运动以失败告终。

据学者萨苏在书中记载,后来,留学生李玉生来此地寻访,得知意腻以后嫁了人,却一生信守了“在中国水兵墓上种一些花”的诺言。

  这五座墓碑是一百多年前北洋水师购买巡洋舰,建立中国近代海军的见证,也是洋务运动“师夷长技以制夷”思想的见证。

意腻当年为中国水兵们种的花,是一种黄色的花,它的含义是“给那些永远不能还乡的人”。

  新京报记者 沙璐

2016年,一位留学生打开这段尘封历史

一百多年的风雨过去,五座墓碑静默于时光之中,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错位、断裂、风化。其中三座墓碑倒塌多年,景象残破凋败,令人唏嘘。

2016年5月7日,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中国留学生牟瑞迪来到圣约翰墓园,寻找园中的中国水兵墓。

在园中3个小时的寻找后,他在墓地的东侧找到了这5座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