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秋拍低迷倒逼艺术品消费

2019年5月29日 - 美术艺术
秋拍低迷倒逼艺术品消费

随着艺术品电子商务、艺术品高仿真复制、艺术衍生品等经营方式的出现,人们逐渐意识到:一个艺术品消费的大时代正在向我们靠近,艺术揭开神秘面纱、走下神坛、走进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最重要的指标是大量中低价艺术品的面市。

图片 1

图片 2苏州博物馆推出的“文徵明衡山杯”

但中低价艺术品、多种经营模式的出现,是否必然会导向一个艺术品消费的时代?这些现象能否实现引导、普及艺术品消费的功能,促使艺术走向大众化,为艺术市场赢得广泛的群众基础?通过对现有的中低价艺术品经营模式进行考察,我们发现,事实远比想象的复杂。

沉寂多年的国内艺术品市场,在今年秋拍的香港市场开局依然平淡,不禁让人对将从本月开始陆续举槌的内地秋拍多了几分担忧。在刚刚结束的上海佳士得秋拍中,呈现出一种收藏新趋势,估价百万元以上的马克斯·恩斯特等西方艺术大师之作表现在预期之内,反倒是中低价位的收藏品和艺术设计品成为亮点,品牌限量包袋、艺术家创作的挂毯、设计家具、屏风、版画等大受欢迎,它们独特的装饰和实用风格受到艺术消费爱好者的青睐。在艺术品市场持续调整中,收藏爱好者的观念、艺术品的经营策略也发生了变化,从画廊、艺博会、电商平台等不断成长起来的消费型收藏者成为不容忽视的生力军。

图片 3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晴天雨伞”

中低价艺术品经营的主要模式

设计品分得拍场一杯羹

图片 4荷兰梵高美术馆的艺术衍生品

目前国内的中低价艺术品经营有五种主要模式:

今年上海佳士得秋拍中,来自海外艺术家的中低价位艺术品、设计品比重明显增多。比如“FirstOpen开创|上海”中新增越南艺术家阮忠、黎谱和新加坡艺术家陈文希的作品。因为是“新面孔”,为了推广和拉近与藏家之间的距离,越南艺术家的作品估价都不高,最高十几万元,点燃不少藏家的购买欲。其中,6.5万元起拍的阮忠作品《夏梦怀春》,以22.8万元成交;黎谱作品《菊花静物》自16万元起拍,终以32.4万元成交。

图片 5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亚述禁卫书立

高端艺术品复制产业

过去3年,上海佳士得一直在培育消费群体和探索拍品边界。自2014年10月,当代设计首次被佳士得带入上海拍卖市场,首个“中国当代设计”专场反响热烈,20件来自生活艺术品牌“上下”的拍品斩获2169.5万元,其中有5件拍品超过百万,最高价拍品为一件507万元的“大叶紫檀黑漆压金书桌”;2015年10月,加入日本和韩国设计师作品的“中国及亚洲当代设计”专场推出;今年“中国及亚洲当代设计”部分被收录于“FirstOpen开创|上海”专场中,30件拍品来自品牌限量包袋、艺术家创作的挂毯、设计家具、屏风、版画等不同门类。

近年来,在画廊、艺术机构和各类展览、峰会上,艺术衍生品随处可见,版画、丝巾、衣物、背包、杯具、餐具,似乎只要日用品印上艺术家的作品以后,就能够成为艺术衍生品。绝大多数艺术机构在衍生品开发上还固定在“签约艺术家—小众宣传—独立定价—独家销售”的思维模式中。这也让看似繁荣的艺术衍生品市场中产品的效果并不理想,且一直面临着受众少、价格高、缺创意、销售渠道狭窄、版权不清晰等诸多问题。那么艺术衍生品该如何走出小圈子?又该如何突破“叫好不叫座”的困局?良性的艺术衍生品生态圈又该如何构建?

由于优秀的原创艺术品通常价位较高,难以为普通人所接受,艺术品复制产业便应运而生。这种经营模式产生的时间较早,形态成熟,早期的高端复制机构如日本二弦社,主要复制古代艺术珍品,推广、传播古代艺术。随着艺术市场的发展,民众对艺术品复制的消费需求上扬,催生了高度市场化的复制企业。

日韩当代艺术近两年受到国内藏家关注,草间弥生作品是热点之一,她的油画作品多数要上百万元,但她的丝网版画却能以几万元买入。今年,上海佳士得秋拍上,她的6件丝网版画被全部买走,成交价最高的《帽子》从2.2万元起拍,最后以9.6万元成交。而且喜欢草间弥生版画的买家,不仅有中国内地收藏者,还有来自中国香港地区和马来西亚的爱好者。

颇受资本青睐

这类企业数量众多,经营成功者则不多,人们最熟悉的当属成立于2003年的百雅轩。百雅轩以对重要的现代艺术家的作品进行版权买断为经营模式,形成了版画院、画廊、艺术品基金的产业链,复制品价格依照级别不同而灵活多变,受众面广泛,堪称复制产业的代表。

中国传统文化这几年在海外掀起了一股热潮,中国传统元素与当代设计理念融合的全新收藏品类在全球范围内广受关注,尤其得到一些国内藏家的青睐。此次上海佳士得秋拍中,结合传统元素的设计品依然受到藏家追捧。品牌“上下”的“同心-蛋壳漆白铜大果盘”以5.76万元成交;5把一组的红色退晕碳纤维椅子以31.2万元成交;郑在东的《金碧屏风》以60万元成交。

近日,艺术北京在全国农业展览馆落下帷幕,在艺术北京中“设计北京”的活动现场聚集了来自中国港台、日本等亚洲地区和欧美多家设计机构以及艺术大师,作为“设计北京”的第三个年头,本届“设计北京”在原有1号馆的基础上新增了3号馆,规模扩大了一倍,各式各样新奇的艺术衍生品更是吸引了人们的驻足关注,艺术衍生品的话题再一次引发了业内的大讨论。

除实体性复制企业外,一些电子商务企业也涉足艺术品复制,如刚进入中国市场的新加坡Visual
Factory公司旗下电商RedSphereART,致力于生产限量版艺术微喷复制品。

收藏者对材质和实用性兼备的家饰设计品舍得花钱,但是对于知名当代艺术家创作的挂毯持观望态度。佳士得表示,家饰板块对于佳士得来说,是比较新的尝试,在成交了椅子、屏风后,未来要去尝试艺术类挂毯,如此才能了解市场。

在“设计北京”的现场,一位销售艺术衍生品的展商告诉记者,他们所经营的艺术衍生品在展会上取得了十分可观的销售额,不少产品在展会的最后一天都已经售罄,一些消费者甚至提出了预订的要求,即便是在撤展时,也依然难挡消费者的购买热情。其实,不仅在“设计北京”的现场如此,近年来,中国艺术品博览会、国际艺术衍生品博览会等展会的举办让艺术衍生品开始在社会上崭露头角,艺术衍生品不仅将高高在上的艺术品带入了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更为艺术家传播力和影响力的拓展提供了新的思路,而艺术衍生品所带来的独特魅力也吸引了不少投资客的目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