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名家藏海派大师扇面现身荣宝斋(上海)

2019年5月30日 - 必赢亚州
名家藏海派大师扇面现身荣宝斋(上海)

海派文化主体根植于江南地区传统的吴越文化,鸦片战争之后,上海开埠,各国租界在此设立,上海成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社会名流大量云集,加之商品经济的催化,各方画家也纷纷来此寻求发展。一时,西方文化、传统文化、各地方文化均在此碰撞融合,成就了海纳百川的海派书画,也推动了整个中国书画史向近代化迈进的步伐。

自1840年鸦片战争后,上海于1843年11月17日开埠,在上海迅速成为“东南之都会,江海之通津”后,江、浙、皖等省份的画家纷纷来到这个新兴的城市。面对着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这些客居申城的外地画家为适应新兴市民阶层的审美情趣,锐意革新,大胆革新,纵笔恣肆,画面浓丽,从而创造出清新活泼的画风,于是产生了“海上画派”,为了与“京派”相对应,便又称“海派”画家。在清末民国前期,海派画家所涉题材内容丰富多样各有不同,个人技艺也有差异,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敢于冲破传统的束缚,在不失大雅之下,尽情大俗,从而达到了雅俗共赏的境界。

北京匡时将携2014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当代水墨、古董珍玩、国石篆刻、油画等多个种类的重要精品赴上海巡展。时间为:2014年5月10—11日,地点是上海图书馆(上海市徐汇区淮海中路1555号)。

匡时春拍“风华百年—海派书画作品专场”集众多海上名家之墨宝于一册,全方位地呈现出海派艺术的典型风貌。宛若置身于国画艺术的百花园中,名家之全、手法之新、意蕴之深,尽展海派诸家丹青之能事。

此次由同一藏家提供的多件海派名家扇面精品将于荣宝斋(上海)2012年春拍一并亮相,其中涵盖了邵润龙上款的吴湖帆、沈尹默《寒泉空谷、行书》,冯超然《关山雪霁》,谢稚柳《花鸟》,以及刘海粟《拟宋人洗马图》,贺天健《山水、楷书》等一众海派大家的精品。

图片 1

图片 2

邵润龙为“恒和永”南货行老板,常州市第一届人大代表,第二届南货染料公会主任委员。由于出身于收藏世家,邵润龙喜好收藏,与一众海派画家相交甚密。而海派画家中的翘楚——吴湖帆、冯超然、谢稚柳更是与其私交甚好,故其家中有诸人所赠书画。吴湖帆、冯超然、谢稚柳、贺天健等几位与其他海派画家以吴昌硕大笔头画风为榜样不同,他们画风较为工整,可谓“与众不同”。

徐悲鸿
(1895-1953) 暖春 纸本镜心 1940 年作 109.5×35cm

吴湖帆 (1894-1968) 梅雨初晴

吴湖帆、沈尹默的山水书法合璧作品《寒泉空谷、行书》是两位大师于1937年为邵润龙先生精心绘制的扇面作品。吴湖帆是海派画家中山水画成就最高的大师之一,他工山水,亦擅松、竹、芙蕖。初从清初“四王”入手,继对明末董其昌下过一番工夫,深受董巨、郭熙等大家影响,骨法用笔,渐趋凝重。画风秀丽丰腴,清隽雅逸,设色深具烟云飘渺,泉石洗荡之致。《寒泉空谷》是吴老拟北宗山水宗师李唐笔法画的江南小景,近景为小丘壑上茂密的丛竹、松树,溪流淙淙,成排的松竹覆盖着中景的山体,远景为花青色的远山,水气与云雾氤氲一片。此幅画以青绿为主,先用赭色、汁绿渲染、后盖石绿,经反复多次施色而成,因此色泽沉着,清丽而不落俗套。而前景巨石则用水墨写成,与青绿部分产生一种和谐,十分调和的效果。这种水墨青绿结合的画法,正是吴湖帆在传统青绿山水基础上,所开创的一个崭新风格。谢稚柳先生评吴湖帆“不被‘四王’风貌所囿。上溯明唐寅、沈周等,涉猎宋元诸家,他居然还能把人为设置的南北两宗的壁障冲破,不带偏见,多方汲取养料,对中国上下千年的灿烂传统广采博取,积蓄生发,使他突破当时笼罩画坛的浓重阴霾,以清逸明丽,雅腴灵秀,似古实新的面貌,独树一帜,成为那个时代最发光华的画家。”扇面另侧为书法大家沈尹默书的海岳诗,形式为泥金纸本,这幅行书为其精品作之一,信手疾书,行笔从容,虽为扇面,却一气呵成。忘情笔墨间,点画精致,随心舞动,却驰不失范。通篇结体严谨,气韵紧密连缀,婉转流畅。更难能可贵的是还保留着当时沈尹默先生寄给邵润龙的信封,可见此作来源可靠传承有序。与此件作品形式较为类似的吴湖帆、沈尹默《梅花、书法》在刚刚结束的北京保利18期精品拍上以132万的高价成交,而荣宝斋(上海)的这件作品创作年代更久,又是吴氏最为擅长的青绿山水作品,我们有理由相信会拍出一个很好的价格。

澄道—中国绘画夜场荟萃了任伯年、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徐悲鸿、等艺术大师的重要作品,无不经过多次出版著录,具有明晰的来源和传承脉络。如任伯年《花果册》系朵云轩旧藏,曾经《中国古代书画图目》出版;吴湖帆《蔬果手卷》原为其甥女亦是高足海派名家徐玥旧藏;此外齐白石《贝叶草虫》、《富贵吉祥》等作品均流传有序,经权威出版,堪称齐白石各类题材的巅峰作品;加拿大名医林达威收藏的李可染、傅抱石与经黄曼士、郑应荃收藏的徐悲鸿《暖春》一起,见证画家与藏家惺惺相惜、契若金兰的情谊;傅抱石《洗马图》为金刚坡时期人物画经典之作;张大千在人物与风景题材上均有不俗表现,《少陵诗意图卷》多经出版,笔墨精肖,尽显大匠风范。此外黄胄的《幸福一代》、周思聪《我们热爱华主席》等代表题材作品也将登陆夜场。

纸本镜心 1938年作

图片 3

图片 4

131×66.5cm

0020吴湖帆、沈尹默 《寒泉空谷、行书》 设色纸本 扇片 18.8×54cm

乾隆帝(1711-1799)福田花雨
  纸本镜心   78×269cm

《梅雨初晴》创作于1938年,效法墨井道人,是吴湖帆创作盛期的山水创作,也是最能体现吴湖帆山水画艺术成就的一件作品。一九三二年,夫人潘静淑随吴梅学词,吴湖帆也向吴氏请教,渐入倚声门径。如果王维的艺术是“画中有诗”,那么,吴湖帆即是画中有词。画中小词一首,蕴含着倩庵先生婉约派词意的追求。观此画,水墨丰润,设色秀美,格调高雅,富有情趣,妍丽自不妩媚,富有文人之气,乃画家壮年小青绿山水佳构。

《关山雪霁》是“三吴一冯”的海派大师冯超然的精品作,因冯氏与邵润龙同为常州人,应为冯氏为同乡精心绘制的一幅作品。此画是拟北宋范宽的名作《关山雪霁图》而作,画于1950年,是一幅人物与山水相结合的作品。在笔墨追求中,冯超然崇尚清刚闲静,明净整洁,神明规矩,秀骨天成,画面注重情趣和运笔脉络,风致淡雅疏逸,力绝霸悍之气。此画乃拟古之作,亦可看出其扎实的创作实力,山峰浑厚挺拔,仍不失北宋山水的那种宏伟气势,山体主要使用披麻皴画法,表现山体走势,树石林木则是范宽常用的“雨点皴”画法。画中增添了两骑高头大马的侠客,似在攀谈,人马动态惟妙惟肖。虽是仿古人而作,仍带有一种现代意趣,可谓拟古再创作的精品作。画面萧疏简淡,与冬日寒山边关的氛围相协调。在笔墨追求中,冯超然崇尚清刚闲静,明净整洁,神明规矩,秀骨天成,画面注重情趣和运笔脉络,风致淡雅疏逸,力绝霸悍之气。此作由远及近读之,远山以留白衬出,疏松的笔法施于边塞城关,中景山坡点苔精要,而神气已足,山脚杂草组织有致,坡根渲染明净不腻;老树枝干笔法苍涩,合于画面的整体格调;近处枯树画法极见功力,笔笔用心尽力,组织不乱。尤其人物部分的刻画,令人叹为观止,行云流水的笔法用于勾人物衣纹,精细的笔法用以刻画人物面部神情,在仅指头大小一处狭小空间里,人物面部须眉毕肖,设色仍有层次,额头、鼻梁、下颌所谓“三白”隐约可见,甚至眼睑、唇痕均极生动,且得糅合一体,融于整个大画面中。纵然放大十倍,恐怕也无可挑剔,其手法之精到,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今年春拍除已得倒市场与藏家认可的“澄道”—中国书画夜场外,“畅怀”—中国书法夜场是首次推出的书法夜场,旨在从书法史的角度诠释中国书法艺术的文化精髓,向历史上的书法艺术大师致敬。王铎自书诗卷、张瑞图前后赤壁赋卷,表现了晚明书法创新的时代气息;乾隆帝书宗赵孟頫,为北海阐福寺大佛殿所书“福田花雨”四字殿额,尽显皇家气度;一代隶书大家伊秉绶的隶书节录晋书,古拙逸宕、姿态横生,墨卿先生之高格尽显。另有白石老人篆书“师古斋”、郭沫若行书毛主席诗词三十七首等精彩作品,足见近代书坛不负古人。

图片 5

谢稚柳的《花鸟》扇面作于1982年。谢稚柳师法宋人的特色,在于“富贵”与“野逸”两家皆不偏废。这幅作于晚年的花鸟画,既学“富贵”之绚烂,亦求“野逸”之潇洒;虽尚重彩赋色而殊少平涂渲染,而以彩代墨,用笔随意轻松并追求层层迭加的丰富笔触,这样就避免了大片色彩堆积的平板,增加了画面层次的丰富和厚实性,令画面产生一种虚而厚、清而实的效果。需要指出的是谢氏花鸟用色虽然艳丽,但却更强调清雅,给人以华而不俗、艳而弥清的感觉。画家用淡绿挥扫,写晴竹数枝,笔笔有生意,面面得自然,一切都使人感到静寂,但静中有动,静中有声,静中有闹,一只小鸟栖于翠竹之上回头张望。眸子里凝含一种若有所思,在淡雅的设色衬托下,作品恰到好处地呈现了画家所要营造的惜别气氛,给人寻思和回味。谢稚柳书法清秀飘逸,风姿奇丽,潇洒出尘,气势恢宏。诗词造诣深邃,诗画交融,格调天成,清新可诵。谢老与邵润龙也同为乡里,因此与其交往颇为周密,作画赠之一丝不苟。

图片 6

贺天健 (1891-1977) 松荫观水图

图片 7

 吴湖帆
(1894-1968) 梅雨初晴   纸本镜心 1938 年作   131×66.5cm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