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新生的中国漆画

2019年6月1日 - 美术艺术

然而在中古时期,中国人在日常生活用品方面发生了一次重大革命,瓷器逐渐取代了漆器。比较起来,瓷器更物美价廉,更恒久,因而使用更普遍。宋元明清,漆器在中国人生活中的重要性下降,主要用於傢具、工艺品方面。到了近代,漆工艺在中国已经相当衰落,许多人也许只知道漆的用途是漆棺材。

“莳绘漆器”是日本独具民族特色的漆器,它源于中国战国时代的“描金”技术,但在“描金”的基础上有比较大的变动。日本髹饰技艺深得唐宋以来中国漆艺表现风格、审美取向和工艺技法的真谛,经过与本民族精神与文化的深度融合,已成为日本传统艺术中最具本民族特色的艺术门类。

中国漆昼的独立,並非一帆风顺,而是在漆画家们艰苦的创造性劳动中,在美术界的领导者、前辈画家、理论家的理解支持以及人民羣众的认可下逐渐完成的.
首先是“漆画”观念的认同。由於中国是一个漆艺古国、漆艺大国,传统漆薯歷来是传统工艺的重要组成部份,是属於实用艺术、装饰艺术的范畴,因此,往往习惯性地认为:现代漆画既然是从传统漆艺中脱胎而来,当然祇能归属於工艺美术范畴。
如果从漆艺的角度来看,漆画仍算是漆艺门庭中的一员。事实上中国的现代漆昼,依然是现代漆艺的组成部份。但这不能成为阻碍漆昼同时也是一门绘画品种的理由.其实衹要认真分析一下传统漆器和现代漆昼在功能和形態方面的区别就不难理解:漆器一般来讲是实用的、立体的、平置的;而漆画则是欣赏的、平面的、悬掛的。前者物质性是第一位的,后者精神性是第一位的,其区别显而易见。
诚然,漆昼在绘製过程中,由於材料的特异,而有许多独特的工艺手段,除了用漆刷髹涂、用昼笔描绘之外,往往还要用刀刻针划,用砂纸、木炭研磨,或者洒贴以金、银,镶嵌以贝壳、蛋壳……技法的多样化恰恰是漆画的一大优势。当代的文人画也已不圃於“写”了,西方的现代绘画的材料和技法就更加自由开放了,为了艺术效果,无所不用其极。油画也好,国画也好,版画也好,由於各自不同的媒材,自然各有自身独特的技法.然而它们的作用和目的都是一样的。用漆彩作漆画舆用油彩作油画、用墨彩作国画没有本质的区别。漆画作为一个画种,便是很自然的。
昼是绘画,光靠概念和定义还不能完全解决问题,还要看作品,遣要看漆画家们的创造性实践.因为漆昼材料技法的能量、漆画形式风格的容量以及漆画精神内涵的深度……这些纯艺术的内在特檄,纔是构成漆画成为画种的根本条件。
漆画,顾名思义是以漆为主要材料进行的绘画创造.既然为画,它和其它材料的绘画如油画、国画等就有著共同的规律.反映现实、贴近生活、表达感情、跟隨时代,是社会对一切艺术的共同要求,也是画家的责任.漆画也必须与之同步。60年代就出现了《乌龙江大桥工地夜景》(袁敞.王和举.吴川)、《红原》和《雪山》(四川.杨富明.黄唯一等)等以反映社会主义建设和革命歷史纪念地以及现实生活为题材的作品,从而突破了传统漆艺中凝固的山水花鸟程式,也革除了传统漆艺中的“宫廷味”和“富贵气”。
题材内容舆艺术表现的发展,必然引起材料和技法的革新。对此,漆画家的创造性首先表现在对传统技法的综合运用上.因为传统的装饰方法如描绘、镶嵌、刻划、研磨等,往往表现在不同品种的作品上,或掌握在不同工种的技术人员手中;而在现代漆昼中,这些装饰技法往往需要运筹帷幄在漆画家一入之手,画家纔能够根据需要而將这些技法自由组合、嫁接、演化,从而出现崭新的效果,令人耳目一新。
漆画家的创造性还表现在新技法的创造上.人,作为社会生活的主体,是漆昼不可回避的题材。但传统漆艺的装饰手法,不能满足表现现实人物的需要,於是漆画家试验成功了在铝箔粉上罩漆再研磨的方法,不仅恰到好处地表现了人物皮肤的肌理,而且可以因打磨轻重而表现阴阳,突破了传统的平面装饰的局限.融进了西洋绘画的明暗造型法则,使漆画具有了极强的写实能力。
漆昼作为绘画创作,它更加强调主观表现,把材料和技法仅仅作为艺术表现的工具和手段。一些漆画家或是不安於传统漆艺材料的束缚,或是由於传统漆艺材料难冕,而大胆地尝试运用合成漆作昼,从而丰富了漆画的形式。近年,腰菜漆的运用,也为漆画的发展开闢了新的途径。
漆画题材内容的革新、材料技法的拓展,也带来形式风格的多样化.而各种类型的画家参与漆画的开发也是促成漆画风格多样化的重要条件.一般来说,他们善於敏锐地找到漆艺和自身专业相通的契机,把各自专业的某些特点融进了漆画,使一些作品带有。国画味”、。油画味”、“版画味”。可贵的是,这种“嫁接”、“杂交。的结果.並没有使漆画丧失自己的特点,相反却扩大了漆画的表现力,从而丰富壮大了漆画自身。
总之,从60年代初至90年代末的近40年的实践,漆画家们在漆画题材的宽泛性、漆画技法的自由度、漆画风格的多样化、漆画内涵的承载量诸方面,做了广泛而且具有实际意义的探索,使漆画完成了从器到画、从实用艺术到纯艺术的“脱胎,’之变。
记录著漆画家奋斗歷程的全国乃至国际的美展,则是中国漆昼一步步走向独立的標誌。
首先应该提及的是由中国美术家协会所主办的五年一度的全国美术作品展览。1964年的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就有《盐场》等漆画参展.1979年的建国30週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第五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也有漆画《泼水节》和《瓶中百合》参展,《泼水节》获二等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84年的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漆画作为一个独立的画种,以120幅的规模,独立开闢展厅,在中国美术馆屣出。其中《青藏高原》、《曝曰头》、《拉网》获银奖;《窗口》、《春满钟山》、《鼓浪屿》、《一品红》获铜奖。1989年的第七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皓月红烛》获金奖;《塔雨寺印象》、《四月的漫步》获银奖;《沧桑》、《残夏》、《太隅女》、《老子出关》、《先秦軼事》、《韵》、《有雪山的白房子》、《夕暘》、《下海》、《海棠花》、《故乡的路》获铜奖.至1994年的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优秀作品展,又有《花季》、《弦叙》(江苏。周矩敏、谢震)、《远音》、《回响》、《昔厢遭韵》五件作品获奖。
此外,作为中国舆海外文化交流的一个组成部份,1963年漆画就参加了国家对外文化交流委员会组织的赴新西葡及越南的展览;1982年,漆画作品还参加了由中法两国美术家协会共同组织的法国“春季沙龙美展”;1986年,专题的”中国现代漆画展”由文化部对外展览公司主办,在前苏联列寧格勒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和莫斯科东方艺术博物馆举行,並有6件作品被东方艺术博物馆收藏;1991年,由中日友好协会和曰中友好会馆联合主办的“现代中国漆画展”,在柬京日中友好会馆美术馆和福冈美术馆等地举行;1994年和1996年,中国漆画又先后在汉城、北京参加了“中韩漆艺交流展”。
80年代以来,亦有一些地方的或民间的组织在北京等地举办漆画展,如1980年的“福建漆画艺术展”和“江西、福建漆画联展”;1986年的。首届中国漆画展”;1990年和1992年的中国漆昼研究会第一届、第二届会员作品展等。
30余年来,中国漆昼在国内外频频“亮相”,获得了广泛的讚誉.中国观眾称讚它是“曲高和眾。、“雅俗共赏”的艺术;外国艺术家称讚它“在古老传统的基础上,可喜地走出了新的道路”,漆画已成长为一门独立的民族绘画形式。

中国漆画一个最重大的转折发生在1984年,该年举行的第六届全国美展正式將漆画列为一个独立画种,表明官方美术界確认了漆画的艺术地位。20年来,中国漆画迅速发展,队伍越来越壮大。

据越南史料记载,越南自李朝时代开始从中国引入大漆髹饰技艺。越南漆器的装饰手法以螺钿、箔绘为主,制作工艺包括金银莳绘、螺钿镶嵌等,风格与中国广州彩瓷和粤绣多有相通之处。越南人融合了古代中国大漆髹饰技艺与现代法国绘画艺术,开创出越南“磨漆画”,与中国漆画相比,其绘画性更为突出。越南的工匠还学会了中国的雕漆技术,做法和材料与中国几乎完全相同。

纯艺术和装饰艺术,一般来说是从社会功能的角度来区分的。纯艺术又称自由艺术,是重梘个性、精神性的艺术,是强调情感表现的艺术,是艺术家想怎么表现就怎么表现的艺术,一般多指绘画.装饰艺术又称实用艺术,相对来说,往往要受到实用功能、装饰环境以及材料的制约,不能为所欲为。漆昼既是纯艺术.又可以是装饰艺术,它具有曼重属性。
纯艺术和装饰艺术,在美术发展史上,一直就是交织在一起的,二者之间並没有绝对的界线。特别是在当今“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的大趣势下.各种艺术、技术愈来愈多地趣於综合、融会,纯艺术和装饰艺术的界綫也愈来愈模糊.源於传统漆艺的现代漆画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和装饰艺术划清界线。
漆画的双棲性,不是凭个人的主观好恶所决定的,而是客观的现实存在。漆昼作为纯艺术的画种,已经得到確认.如前所述,漆画在技法的自由度、题材的宽泛性、风格的多样化以及内涵的承载量等方面得到了很大的拓展,为不同画种、不同艺术倾向的艺术家共同参与漆画的开发,展现了富有诱惑力的前景;为艺术家个人情感和审美理想的抒发创造了一个自由驰骋、大显身手的广阀天地。
漆昼同时是装饰艺术,是传统漆艺的现代表现。漆艺是一门以天然生漆为材料,以我国为中心发展起来的东方特有的艺术学科;是一个以器物为主体,並可以兼施绘画、雕塑手段的综合性艺术。由於其欣赏性因素的不断增长,当代又出现了漆画和漆塑独立发展的趋势,但无论如何独立发展,它们都出於同一个母体,温故而知新,现代漆画仍然要以传统漆艺为参照系。再者,漆的材料和技法在装饰艺术领域有著先天的优势,也有著传统。中国的古代漆昼一直就是寄身於漆器的,如漆屏风一向就是漆昼的世袭领地。现代环境艺术的发展,漆壁画、漆壁饰也將是漆画的用武之地.漆昼的生存空间应该是宽广的。
以上几个相互关联的问题,涉及到漆画的本质。总的来说,无论是漆画的材料技法、漆画的题材内容、漆画的形式风格或是漆画的定位,都应该更加开放。对传统遗留下来的好东西,要敢於“拿来”;对现代漆画探索中行之有效的东西,要敢於肯定;对正在探索的实验性、前卫性的东西,不要轻易下结论,要让时间去检验它们,以求得漆画更大的容量,以求得漆昼多元的发展。
但漆昼作为一个独立的昼种,必须有一个相对独立的疆域.不能漫无边际。当我们努力为其开放性而呐喊时,也要十分小心地注意保护其自律性。漆画要以天然漆为主导的“紧箍咒”不能丢,祇有这样,纔能避免漆画被其它画种所湮设,纔能避免漆画画种地位的得而復失。祇有在漆的局限下爭得的自由发展,续是漆昼成熟的標誌。石涛论述文人画在强调“墨”的重要性时说:“在墨海中立定精神。”我们討论漆画在强调“漆”的重要性时,也不妨套用一句:在漆海中立定精神。

漆树对生长的环境相当挑剔,至今只有东南亚广泛种植,漆器製造也成为东南亚独特的手工业。漆文化圈与中华文化圈大体重合。大漆最早由中国人发现和使用,几千年来,它与我们民族的生活方式息息相关,也分享了我们民族的精神性格:含蓄、深沉、神秘。漆艺儘管在中国歷史上一度衰微,但另外两个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东方民族——越南和日本——的创造力使之新生,增进了我们对於大漆的认识与体验。事实上,漆艺是属於东方民族的。

朝 鲜 半 岛
从西汉开始,中国大漆髹饰技艺开始传入朝鲜半岛,成为朝鲜髹饰技艺的基石。汉代漆器装饰以黑红两色的彩绘为主,朝鲜半岛的漆艺即直接发端于此。

材质美舆精神美
绘画是人的精神创造,其精神美的要求是不言而喻的。绘画又是以物质材料创造的造型艺术,因此构成其形式和意蕴的材质之美也是人们所关注的。特别是现代艺术在摆脱了作为客观内容的附庸而主张视觉形式美的相对独立性时,绘画的材质美、肌理美.作为实现作者精神主张的媒材,也构成了艺术形式的重要内容。中国漆画就是首先由於其“好看”、“悦目”的视觉衝击力赢得了广大观眾的青睞,材质美成为漆画的一大优势。
中国漆画秉承着“良工美材”的工艺传统,而重视材质之美,並不意味著要堆砌材料、陈列技术,而是要求“合用”,要求“既雕既琢,復归於朴。,“淫巧荡心”向来是漆艺的大忌.不可否认,由於传统漆萎歷史上多服务於宫廷,不可能不受到宫廷审美趣味的影响:鎏金堆银、繁雕缛饰……这种建立在金钱、权力之上的矫饰的审美观,和我们说的“材质美”是两回事。
材质美愉悦人的眼睛,精神美震憾人的心灵。中国漆画不满足於停留在材质美上,还要开掘漆昼潜在的精神内涵.漆的凝重深沉、高雅华贵给人以静穆崇高之美;漆的含蓄蕴藉、诡秘多变,给人以神秘朦朧之美.漆的材料技法总是有限的,而人的艺术创造是无限的。因此,中国漆画的精神含量是无穷无尽的。漆画的表现性、哲理性、精神性……已是漆画家热衷探索的问题。在这方面,楚汉漆器已经给我们做出了光辉的典范。
漆画的潜能是多向的,人们的爱好是多面的,作者的艺术倾向也是多样的。能够震憾人的心灵的作品好,能够满足人的视觉愉悦的作品也好。在探索漆画的精神美的时候,不要轻易否定漆画材质美的独特优势和存在价值。材质之美无论是对传统漆艺.或是现代漆画,是永远也不会遇时的。

谈论漆画,得先从漆开始谈起。漆是一种名叫漆树的植物流出的汁液,採集的办法是在漆树上割开刀口,让树汁流出,如同採集松脂。经过加工后的漆涂在器物和傢具上,就不容易腐烂和损坏。事实上,漆的这个功能大大超出人们的意外,考古学家从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第三文化层找到了7000年前的漆碗,这也意味著,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和使用漆的国家。漆比我们的文明起源更早。

越南早期的家具、屏风、器皿在装饰上大多具有中国的装饰色彩,纹样选择上也多以龙凤、梅兰竹菊等吉祥图案为主,体现了越南髹饰技艺直接受中国文化的影响。

註 释
蔡克振:《富有特色的越南漆画》,见《中国当代漆画艺文集》194页,中国物资出版社,1994年7月第1版.②
陈文谨:《越南的潦和磨漆画》,见《越南磨漆画》序文。1977年,河内,外文出版社。⑧
蔡克振:《富有特色的越南漆画》,见《中国当代漆画艺文集》196页,中国物资出版社,1994年7月第1版。①
林风眠:《丰富多彩的越南磨漆艺术展览》<1962年),见《现代美术家昼论.作品.林风眠》103页.上海学林出版社.1988年3月第1版。

漆最初作为一种涂料来使用,上了漆的器物称之为漆器。秦汉以前,我国漆器的使用就非常普遍,包括酒器、食器、武器、乐器等等,並且掌握了镶嵌金、银、玉石的技术,製作十分精美。西汉马王堆一號、三號汉墓就出土了五百余件精品漆器。汉唐时期,中国的漆器向东传播到北韩和日本,后来更向南传播到越南、缅甸、泰国等地。

缅 甸

纯艺术和装饰艺术

所谓漆艺,在很长的歷史时期里,就是漆工艺,製作漆器的技艺。大漆具有神秘和变化多端的特性,因此漆艺相当高深,工艺程式烦琐复杂,而且包含了许多难以控制的因素。漆是一种半透明的材料,用刷子在器物上均匀地涂抹,称之为髹,或髹饰。等漆干后,还得再髹,一遍又一遍髹。髹的次数越多,漆开得越漂亮。理论上一件器物可以永无止境地髹下去,这意味著漆艺一旦开始,永无完成之日。

▲鸳鸯形莳绘盒

歷史上任何一个画种的確立和成熟,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以中国文人画为例:从唐代的王雄创立了水墨,到清代的石涛、八大,再到现代的齐白石,一个大师接著一个大师,一个高峰连著一个高峰,上下经歷了一千多年,纔使文人画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再以西洋油画为例:自从l2世纪发明油画顏料以来,经过了文艺復兴、古典主义、印象主义,再到现代派,大家辈出.流派纷呈,他们把油画艺术从内容的各个层面,到形式的各种要素都发挥到了棰至.这个过程,前后也有七八百年。
相比之下,漆昼还很年轻。对中国漆昼已经取得的成就.不能要求过高;对中国漆画面临的问题.也不能估计遇低.有一些学术问鼴,还需要在实践中继续探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