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漆画常用材料

2019年6月1日 - 美术艺术

自然生漆对颜料掺入的要求很抉剔,由于自然生漆含有漆酸,而各种盐基性颜料均系金属化合物,凡含锌、钡、铅、铜、铁、钙、钠、钾等金属的颜料,一与自然生漆调合就同漆酸起化学作用,光彩变暗甚至变黑,故不能使用。只有不与漆酸起化学作用的珍贵金属如金、银、钦、汞等,才能入漆。近代从炼焦油中提取的有机颜料,非金属性,且耐酸耐碱,则宜于入漆。古代多用矿物盐基性金属化合物颜料,如银朱、赭石、石黄、石青、石绿、铅粉、煤烟等。实在其中除银朱、石黄、煤烟之外,多不宜入漆,故古代漆色较暗。“绿沉漆”之由来即因石绿入漆后颜色昏暗而起。入漆颜料基本上有银朱、立索尔红、镉黄
、钛白 、酞菁蓝
、酞菁绿等。因为钛白和酞菁蓝、酞菁绿等颜料的泛起,漆色能调配出多种色彩,再加上运用泥银、泥金
,漆艺色彩就更加丰硕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对于任何一个画种,材料不可或缺,甚至必须将材料提升到研究的高度。同样,对于漆画材料,我们调整姿态,去研究、挖掘、整理,以科学、兴趣的姿态会发现漆画材料在漆画制作过程中不再是束缚。
漆画材料非同于国画、油画材料有现成的或者使用的方便性,更多的时候,需要自己加工适合自己的漆画作品制作、漆画风格的材料。下面,我们以两大块内容对漆画材料进行探讨。

闻一多先生针对五四运动以来的白话诗,因废除格律而丧失了诗的最美的东西时,强调建立新诗格律的重要性,主张“戴着脚镣跳舞”。他说:“越有魄力的作家,越是要戴着脚镣跳舞才跳得痛快,跳得好。只有不会跳舞的才怪脚镣碍事,只有不会做诗的才觉得格律的束缚。对于不会作诗的,格律是表现的障碍物;对于一个作家,格律便成了表现的利器。”

以上各种颜料,均为干色粉,与漆调合为漆彩,方可用。调制方法是:将颜料置于调漆板上,加入少许广油,用石杵分批研磨,并不时地翻动清理,务必研细,这与色彩的光鲜度很有关系。研细之后,再调入透明漆或红推光漆。一般来说,入漆量不得少于50%,入漆太少,彩漆不够坚牢,入漆过多,则会影响色彩的光鲜度。颜料和漆调合后的彩漆,干后一般较原来的暗。不外,经由一定的时间,又会恢复到调制时的色彩,可称还原,但假如漆的含量过大,色彩便不会完全还原。

一、漆画常用漆

漆的艺术,也要戴着漆的脚镣跳舞。一方面要屈从于漆的脚镣,一方面又要征服漆的脚镣。从材料的不断纳新,可知漆艺的历史便是不断地屈从漆又征服漆的历史。

说到漆画,首先很自然地就会想到“漆”,是什么漆?用什么漆?为什么很多场合下人们对于漆画所用的“漆”会有诸多的争论,甚至争得面红耳赤?河姆渡朱漆木碗,想必对漆画对漆艺稍有了解的朋友应该不会陌生,1977年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出土,迄今已有7000年光阴。该木碗是以天然大漆髹涂而成,从史前一直到近现代没有现代化工涂料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均以天然生漆为涂料髹涂器物,而漆画正是在传统天然大漆艺术之基础上发展而来。因此,抛除大漆艺术而谈漆画,我觉得是舍本逐末、无根之浮萍。

天然漆浓重的棕红色,稍一厚涂即近黑色。深邃、神秘、高雅而富有美丽的光泽。中国人崇尚黑,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漆与黑是连在一起的,于是有了“漆黑”的词汇。它既是黑的极至,又是对漆的赞美。黄永玉先生就说:“漆是世界上最黑最美的黑。”吴冠中先生也说:“传统中有两样好东西,一是宣纸的白,一是黑漆的黑。”从某种意义上说,漆的艺术是黑的艺术。黑一直统治着漆艺的世界,漆艺几乎成了黑的一统天下。因此,对于古代漆器有“不言色者皆黑”之说。

1、天然生漆

漆黑再美,也会流于单调。人们并不甘心对漆黑的屈从,历代的能工巧匠们又不断地把新的材料引进漆艺之林,开始了对漆黑的征服。

天然生漆,也叫大漆、国漆、土漆,一种漆树科植物所产,就象采集橡胶一样。天然生漆所天生的优越物理化学性能,是现代任何一种涂料所无法比及的,被誉为涂料之王。主要体现在硬度、韧性、抗腐蚀、耐酸碱、漆层稳定性等诸多方面。

对漆黑征服的最早也最为有力的便是天然硫化汞——银朱。中国最早的漆器便是浙江余姚河姆渡第三文化层出土的朱漆豌。从此,朱红便伴随着漆黑共同创造着漆艺的历史,红成了仅次于黑的第二大色彩。古人有“白玉不雕、丹漆不文”之说,以赞叹朱漆之美。

有突出优点,也有突出“缺点”,正象毒花最美,天然生漆有着与生俱来的特性,如会引起敏感动物皮肤过敏;含有漆酸,会与盐基性材料起化学反应;与空气接触会氧化转色;等等。

漆液作为结合剂,与银朱结合为漆彩,和油画之油与彩结合为油彩一样,是最好的结合形式。可惜古代可以入漆的颜料不多,如在中国画中经常运用的石青、石绿这些铜的化合物,遇漆会起化学反应而变暗,因此不宜入漆。现代化学工业的发展,钛白、酞菁蓝、酞菁绿等颜料的出现,是漆艺色彩的一大解放。但是由于天然漆固有的棕红色的缘故,调配高明度、高纯度的漆彩仍有困难。

2、腰果漆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在我国古代就用了桐油,即以油代漆,称为“描油”。《髹饰录》有云:“如天蓝、雪白、桃红,则漆所不相应也。”战国时的《漆瑟》中的白色和黄色,当是用油调制的。

腰果漆的性能接近天然漆,不仅硬度、耐磨性好,也耐酸、耐碱、耐水,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看重透明度的话,那腰果漆的透明度比生漆还好。腰果漆相对于生漆来说,有其自身的优点和缺点。腰果漆干燥快,不象生漆那样受温度和湿度的限制,不必荫室,操作周期快。其透明性好,而且与多数颜料不会起化学反应,所适用的颜料比天然漆的多。腰果漆不会象生漆那样,对皮肤有过敏现象,对于看重经济性的画友来说,腰果漆便宜,相对于生漆的价格来说可以说是便宜得很。说了优点,也说说腰果漆的缺点:腰果漆偏红色,任性没有生漆那般完美,操作时要把握住火候,因为腰果漆干燥比较快。另外一定要说一下的是,很多腰果漆是含苯类物质的,对人体有毒害作用。现在的一小部分厂家申明他们的腰果漆不含苯,这问题本人暂时无法考证,希望真如此吧

现代工业的发展,大量合成涂料的问世,腰果漆的出现,它们以快干透明的优势或用于金银罩明,或者调配高明度、高纯度的色彩,是天然漆的有力补充。

3、合成漆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黏性如胶的黑漆又请进了螺钿、绿松石、金银嵌于漆面,于是有了螺钿镶嵌、玉石镶嵌、金银镶嵌(汉代称金银扣、唐代称金银平脱)。它们和黑漆相得益彰。及至明清,又有了“百宝嵌”,把青金、玳瑁、珊瑚、绿松石、象牙、紫檀等镶进了画面,这时黑漆成了背景、舞台,而这些“百宝”竟成了主角,大有喧宾夺主之势。近代又有了蛋壳镶嵌,因蛋壳色白,又有雅致朴素的龟裂纹,在现代漆艺中大显身手。

这里对合成漆就不多说了,地球人都知道;即化学漆。其优点和缺点也都是特别突出,燥性更快,更透明,几乎可以跟任何颜料调和。但其反面影响也更突出,主要表现在:画面惨白,因为太透明,而且反光严重,太刺眼,作品没有生漆和腰果漆的那种含蓄美。更重要的一点是,毒性大,对人体的伤害不容忽视。说句实在话,我就从不用这些材料,怕怕。

金银除了作为镶嵌材料之外,更有描金、泥金、晕金、莳绘等多种技法的运用,也是对黑漆的有力征服。如福州清代的漆艺家沈绍安,视金为黄色、银为白色,研成金泥、银泥,再调入漆彩,创造了含金蕴银的各种雅致的色彩,是漆艺色彩的新发展。日本的莳绘,充分利用了金丸粉,有的作品几乎全部为金所覆盖,有时竟让人误以为是金属工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