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周功鑫做客上海交大堂·世界博物馆馆长文博讲堂

2019年6月11日 - 必赢亚州
周功鑫做客上海交大堂·世界博物馆馆长文博讲堂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周功鑫

图片 1

周功鑫做客上海交大堂·世界博物馆馆长文博讲堂。  1947年4月出生,祖籍浙江。辅仁大学法国语文系学士,巴黎第四大学艺术史与考古学博士。曾任辅仁大学博物馆学研究所所长(2002—2008),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2008—2012),现为辅仁大学博物馆学研究所讲座教授。服务台北故宫博物院及担任院长期间,曾创设各项教育推广活动与志工团队,推动“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等多项重量级展览及学术研讨活动。著有《中国雕漆工艺的制作与发展》《一人展览的诞生》。

周功鑫与听众互动。 许婧 摄

  印 象

上海3月30日电前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周功鑫30日晚间做客上海交通大学堂[TANG]·世界博物馆馆长文博讲堂,带来题为《华夏之美——台北故宫肩负的使命:中华文化的传播》的主题演讲。

  在喧嚣的时代发现

“世界古老文明中,惟有中华民族所创造的中华文化,一脉相承,不曾中断,并屹立至今。”周功鑫从悠久历史讲起,从八千年的陶瓷文化——磁山文化、八千年的玉器文化——兴隆洼文化、查海遗址,到四千多年的铜器文化——二里头文化,她用幻灯片展示不同时期文化中的留存下来的精巧器物,带领全场观众走进中华文化历史长河。

  流转千年的美好

图片 2前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周功鑫做客上海交通大学堂[TANG]·世界博物馆馆长文博讲堂。
许婧 摄

  如果说文化是历史长河中一场流动的盛宴,那么,故宫就是用来享受这场盛宴的殿堂。由于历史原因,中国有两个故宫博物院,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台北,它们是同一天过生日,同一天过院庆,它们刚刚度过了90年院庆,两个故宫博物院都在殚精竭虑地守护着同一个中国故事,两岸故宫人的内心也都怀有同一个朴素的信念——共同传承中华文化。近年来,两岸故宫的交流合作日渐增多,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工作过几十年,担任过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周功鑫女士,是促成这种文化交流的核心人物之一。

随后,周功鑫带领大家走进海峡对岸另外一座“故宫”——台北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拥有世界顶级品质的中国历代文物收藏,高达70万余件的中国书画、器物与图书文献等质量兼具的精致文物。良渚文化玉璧、翠玉白菜、毛公鼎、莲花式温碗、快雪时晴帖、溪山行旅图……一件件珍贵的藏品,不仅是有形的文化资产,更蕴藏了数千年人类文明的无形智慧。

  今年年初,在西安,周功鑫登上了“2015中华文化人物”颁授典礼的舞台。颁奖现场,记者采访了这位博闻强识的知识女性。眼前的她,无论衣着妆容、言谈举止还是与人为善的态度,都透出一种大方得体、知性儒雅的美。而在她看来,美还有另一层深意,就是对中华之美的接力与传承,这也是她这一生都在为之努力的事。

周功鑫表示,台北故宫尤其重视自身所肩负的社会责任以及文化的教育推广,注重分龄、分众的教育活动设计。一方面,针对不同人群设计不同特色的导览解说,是大家都能走进文化、理解文化;另一方面,分龄、分众举办各类研习营,尤其注重设计“故宫周末夜”等年轻人喜欢的活动,创新展览呈现方式,吸引年轻人走进故宫;第三方面,积极将科技媒介用于展览,如2011年的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新媒体艺术展中所呈现的“山水化境”“画史传奇”;第四方面,创设文化创意产业研习营,为产业人员提供文化、艺术的学习,并让中华文化与艺术成为他们的美感来源及创意的活水源泉。

  周功鑫出生于一个医学世家,父亲对长女寄予厚望,希望她能承接衣钵学医治病救人。但周功鑫自有主张,1968年考大学时固执地选了辅仁大学法语系。大学毕业后进入台北故宫博物院工作,从“宫女”一路走来,最终成为“掌门人”。

周功鑫特别提到,两岸故宫交流合作,创造了巨大效益和深远影响。2009年2月14日至17日,两岸故宫正式建立交流关系,带动了两岸博物馆建立实质的交流与合作。2009年与北京故宫合作的“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2010年“文艺绍兴─南宋艺术与文化特展”、2011年6月“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以及2011年10月“康熙大帝与太阳王路易十四特展”,这些合作展览不但成就了故宫展览的多元化,同时也提升了故宫在国际间的能见度。

  周功鑫认为,海峡两岸的交流,文化是最没有隔阂的,因为文化最能感动人心。承载着中国人共同文化记忆的故宫文物分隔两地,如何跨越现实的屏障,让它们实现对等交流甚至团聚,是两岸人民共同的心愿。2008年5月,周功鑫出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2009年2月,她带团率先前往北京故宫博物院,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北京故宫同意以借展方式借出37件藏品,参与在台北故宫举行的“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这是两岸故宫第一次进行大规模交流合作。2011年6月,周功鑫又促成了台北故宫博物院与浙江省博物馆联合推出《富春山居图》合璧展,成为两岸文物合作交流的里程碑事件。数次规模宏大的展览轰动两岸,使得台北故宫跻身全球最受欢迎博物馆前十名,并不断刷新文创产值,周功鑫的大家气派、国际视野也给博物馆学界留下了深刻印象。

从一名基层讲解员,到一位令带有深厚传统的故宫“变身”网红的最潮学者型管理者,周功鑫已在台北故宫工作三十余年。2012年7月,她辞去故宫院长职务,卸任后,依然利用在故宫工作中所累积经验,不遗余力地持续推广中华文化。为了使更多青少年了解和传承中华文化,她编制了《图说中华文化故事》丛书。这不仅是首部以成语为媒介推广中华文化的书籍,同时提供了多层次知识,可用于青少年不同成长阶段的学习和参考。除成语篇外,周功鑫还计划编写出版人物篇,使读者们从历史的脉络中,认识各种人物及其生活风貌、文化特质及艺术风尚等。

  “我做博物馆教育也好,推广中华文化也好,归根结底是为了把美留传下来,不要让流转千年的美,从喧嚣的时代、匆忙的脚步间消逝。”周功鑫说,她非常推崇18世纪德国哲学家席勒。席勒有个理论,人类在感觉、悟性和意志之外,还有一种“美感官能”,但由于18世纪以来学科知识分工过细,人的“美感官能”往往被忽略,甚至导致感受美的能力丧失。因此席勒主张“审美教育”,促进个体感性与理性和谐发展。

据悉,《图说中华文化Online》正在规划制作过程中,希望利用网络科技的多元技术及丰富资讯容量,透过生动、有趣的动画、图像等多媒体设计及与社交媒体的结合,在互联网效益下,向全球人士,尤其青少年推广中华文化。

  回顾自己的大半生,周功鑫提到自己做过两桩事,一是一手带出700余名志工讲解员;二是离任后主编出版了一套大型传统文化普及读本《图说中华文化故事》,这套丛书由好莱坞动画分镜师担任艺术总监,绘画采用电影分镜的概念,利用多媒体方式进行传统文化的普及,前期推出后便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她说,让青少年轻松愉悦地迈入中华文化殿堂,让他们一边玩一边学习传统文化,是她坚持了半辈子的教育理念,也是让她自己觉得最有成就感的事。

本次分享会是堂[TANG]·世界博物馆馆长文博讲堂的第四讲,由上海交通大学主办,由上海交通大学文化发展基金、上海名道文化发展中心、全国高校博物馆育人联盟、上海高校博物馆育人联盟、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文明办承办。“堂[TANG]·世界博物馆馆长文博讲堂”致力打造一座“可读式”、“移动式”、“开放式”博物馆,一场“历史性”、“人文性”、“创新力”分享会,使观众们在世界各国的著名博物馆馆长及文博领域专家的精彩分享中,展开与世界、历史以及自我的对话。自创立以来,“堂[TANG]”系列活动受到各界欢迎。今后,更多嘉宾及文化艺术领域知名人士将受邀走进上海交大,从更加丰富的艺术视角,与大家分享各具特色的精彩文化故事。

  周功鑫口述

  我的博物馆生涯

  我的一生就在博物馆和大学这两个地方来来回回。40年的博物馆生涯,在任何时间,任何岗位,我做的都是自己该做的事情。我在25岁的时候,自台湾辅仁大学法语系毕业后来到台北故宫博物院,那是1972年,我从一名基层解说员做起,由于工作认真,加上英文和法文的专长,第二年就调到院长室担任秘书。我在这里从事过公共关系工作,为两任院长担任秘书,还有16年的展览组组长等职务的历练,这些经历给了我很扎实的基础。我选择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工作,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我选择了一个让我能够一生学习的地方。我大学念的是法语系,与博物馆专业无关,所以我加强了自己对中国艺术史方面的学习,同时在这一阶段我也获得了博物馆经营管理的经验。

  1999年,我离开工作27年之久的台北故宫博物院。因为宝岛台湾博物馆专业人员非常短缺,所以在2002年,我回到母校辅仁大学,创办了博物馆学研究所。通过教学,也让我在博物馆学的理论上获得了提升。

  到2008年的时候,我又回到台北故宫博物院。此时我离开了9年,这里发生了很大变化,这里的同仁也希望我回来整顿,所以我也下了很大决心,决定回来。在学校教书,要涉及很多理论方面的东西,对全世界博物馆的发展趋势也要有所了解。那么回到博物院以后,我正好可以把这9年里学到的理论,带到我熟悉的工作环境里面。

  我在工作中感受到,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遗留给我们这么丰富的、有形无形的资产,我们要怎样去维护它、珍惜它、推广它?这是我们的责任。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海峡两岸的合作交流中,博物馆界的合作是非常好的。我们台北故宫博物院除了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合作,与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沈阳故宫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馆、福建博物院都有过合作交流,通过这些合作,两岸民众体验到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成就。

  2012年7月,我重回辅仁大学,带领一批有理想的年轻人来规划设计怎样将中华文化通过在线游戏的方式深入到青少年的内心世界,提高他们学习中华文化的兴趣和热情。现在我就是在做这样一件事情,我期望在二三十年后,当这些年轻人都要接棒、成为社会中坚力量的时候,他们可以通过学习而具有中华文化的素养,能够更好地服务于社会。

  两岸故宫典藏是中华文化的精髓

  记者:您担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期间,一直致力于两岸故宫博物院的交流,在您心目中北京故宫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周功鑫:在出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之前,我曾三次参观过北京故宫博物院。北京故宫本身是无与伦比、无可替代的一个杰作。从永乐十八年到清朝结束,它浓缩了明清600多年的历史,完整呈现了明清皇室的生活状态,包括皇室的建筑,皇室的起居,皇室的品位,等等。这些建筑以及陈设,可以让人们获得历史、文化、社会等多元的知识。

  记者:您觉得两岸的故宫博物院在文物藏品方面各有什么样的特点?

  周功鑫:台北故宫或者北京故宫,都是同源。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占据东北后,我们的前辈主张将北京(当时叫北平)故宫的文物南迁,一共有19000多箱文物,1933年迁到上海,1936年迁到南京,1937年迁到东南,抗战胜利后又回迁到南京,1949年迁到台北,这时候有3824箱文物,其中大都是唐宋的绘画以及宋朝的瓷器,文房珍品在数量上也是相当多,另外像明朝的瓷器,清朝的珐琅彩瓷,也非常多。当时运到南方的藏品,是从艺术史的角度选择了时间比较久远的、被认为是精品的文物,可是,从整个中国历史或者艺术史来看,每个朝代都有自己的重要性。而北京故宫在近二三十年来征集了不少文物,数量很多,名品也在增加。如今北京故宫博物院有180万件文物,台北故宫是70多万件文物。这两个故宫的收藏都非常重要,都是在典藏中华文化的精髓。

  记者:您如何看待两岸故宫之间的关系以及交流合作的意义?

  周功鑫:在2009年2月14日到17日,两岸故宫有一次正式的交流,达成了九项共识,建立了一些机制,包括人员的交流,出版物的交流,网页的辐射,研讨会的共同举办,研究题材的共同研究,文创的互联交流研习,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都是在提升两方面专业人员的素质,我觉得交流产生的影响是无可限量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