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吴昌硕铭藏汉晋砖砚泓盛14春季文献邮币杂

2019年5月25日 - 必赢亚州
吴昌硕铭藏汉晋砖砚泓盛14春季文献邮币杂

泓盛2014春季文献邮币杂项拍卖会

泓盛2014春季文献邮币杂项拍卖会

澄泥砚是中国汉族工艺品之一,传统书法用具之一,始于汉,盛于唐宋,迄今已有千余年历史。从唐代起,端砚、歙砚、洮河砚和澄泥砚被并称为“四大名砚”。

中国纸币/铜镜/古铜珍玩/茶道具/邮品/纸杂文献/古币/金银锭/机制币/新中国金银币

中国纸币/铜镜/古铜珍玩/茶道具/邮品/纸杂文献/古币/金银锭/机制币/新中国金银币

图片 1

预展:2014年7月16日至拍前一日

预展:2014年7月16日至拍前一日

澄泥砚的行情

拍卖:2014年7月18-21日

拍卖:2014年7月18-21日

古砚拍品连破纪录 新砚收藏价值不菲
在今年6月北京保利5周年春拍之前,砚台一度不被过多地关注。保利春拍,一方砚台以1400万元成交,打破了砚台拍卖的世界纪录。由此,砚台才以石破天惊的气势强势登陆了藏家的眼球。
这款被拍出天价的砚台,是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题诗澄泥伏虎砚及紫檀盖盒。此砚在《钦定四库全书》、《钦定西清砚谱》等皇家典籍中均有著录。此砚整器作卧虎之形,色属澄泥砚中最为上乘的鳝鱼黄,乃吴中供御巧匠根据绛州澄泥配方重新创造之品。该伏虎砚以一椭圆形包袱式紫檀木盒储之,盒面镌刻隶书“虎伏研”三字,盒盖内填金隶书御铭与砚铭相同,下有钤宝二,曰“会心不远”、“德充符”。盒内底镌刻隶书“乾隆御用”并“几暇临池”方印,均填金,雕饰十分精美,应为乾隆书房中蒙皇帝手泽的珍品。
无独有偶,就在去年底,纽约佳士得亚洲艺术品拍卖周中,一件清乾隆·御制仿古澄泥虎伏砚,连同紫檀刻包袱纹盖盒,估价2万-3万美元,成交价则达到了142.65万美元(约合973万元人民币)。
砚台的表现还不止于此。中国嘉德2010春拍“翦淞阁———
文房清供”专场上,清康熙御制松花石龙马砚以425.6万元高价成交。康熙帝曾将此砚御赐蒋廷锡。“民国”二年,此砚辗转流入藏砚名家沈石友之手,并留拓于其砚谱《沈氏砚林》中。“民国”六年沈石友谢世,藏砚尽为后人散出。昭和三年,日人桥本关雪买下沈石友藏砚,后作为担保品被某银行保管。1945年桥本关雪过世后,部分浩劫遗物散诸海内外,迄今《沈氏砚林》里的名砚仅留存约58方,砚谱中唯一一方松花石砚避开战火,幸留原貌。
其实,砚台拍卖由来已久,但是一直被包含于瓷杂之中。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香港拍卖市场上出现一方17世纪出品、后由国画大师张大千收藏的端砚,经众多买家竞争,最终以38.5万港元落槌。更甚的是,2001年,上海拍卖的一件唐云先生新刻书画的“宋老坑端砚”成交价仅为8万元;中国嘉德一件清初端石“井田砚”以12万元被买走;一年之后,中国嘉德以5万元的价格拍出一方清康熙菠萝纹砚。
2007年,推出了“历代名砚专场”,被业内称为“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品拍卖史上首个砚台专场”。砚台拍卖状况由此逐渐改观。首个“历代名砚专场”共汇聚130多方各式名砚,总成交额达1832万元,成交率达98.3%。清代伊秉绶等铭大西洞端砚以96.8万元的成交价成为全场“标王”。以后每年的春秋拍,西泠印社都会推出砚台专场,除2008年以外,每场的成交率均在90%以上。2009年秋拍“文房清玩·历代名砚专场”中,砚台收藏中堪称“石渠宝笈”级的吴昌硕、沈石友、邵松年铭“和轩氏紫云砚”最终以548.8万元的高价成交,创下了当时文人砚拍卖的世界纪录。今年西泠印社的“文房清玩·历代名砚专场”中,估价为80万-150万元的吴昌硕铭、沈石友铭“石破天惊端砚”以235万元成交。
古砚因其有文人参与的历史性而被藏家追捧,与此同时,现代砚台也进入拍场成为关注的焦点。2007年,北京翰海推出的砚雕汇集了端歙两大名砚中的顶级作品。端砚有国家级大师黎铿及琢砚名家刘演良的宋坑名品;歙砚作品以王耀、蔡永江、周新钰三位制砚新秀为代表,所用砚石都为唐宋名坑名品,刀法、构图继承古法而饶有新意。中国嘉德2008春拍也推出了10多方现代砚台,包括杨留海、伦少国、梁弘健、姜书璞、王耀、刘演良等的作品,个别砚台估价在50万元以上。
澄泥砚是中国汉族工艺品之一,传统书法用具之一,始于汉,盛于唐宋,迄今已有千余年历史。从唐代起,端砚、歙砚、洮河砚和澄泥砚被并称为“四大名砚”。
一方砚的收藏价值和艺术价值,体现在砚雕者的综合素养以及他的雕刻水平上。端砚、洮砚、歙砚、澄泥砚。悠悠五千年,在文房四宝中,砚的历史最为悠久.

预展及拍卖地点:上海建国宾馆4楼(上海市漕溪北路439号)

预展及拍卖地点:上海建国宾馆4楼(上海市漕溪北路439号)

澄泥砚的价值

图片 2

图片 3

所谓“四宝”砚为首,这主要是由于砚质地坚实、能传百代的缘故。广东端溪的端砚、安徽歙县的歙砚、山西绛县的澄泥砚、甘肃临洮的洮河砚被称为四大名砚。近年来,砚台拍卖价格持续上升,2007年,西泠印社推出了“历代名砚专场”,清代伊秉绶等铭大西洞端砚以96.8万元的成交价成为全场“标王”;2010年,中国嘉德春拍“翦淞阁文房清供”专场上,清康熙御制松花石龙马砚以425.6万元高价成交;同年的北京保利春拍中,清乾隆“乾隆御用”
御题诗澄泥伏虎砚及紫檀盖盒以1400万元成交,并以此打破砚台拍卖的世界纪录。由于砚台在现代社会不再广泛使用,澄泥砚的历史价值是显而易见的,而市面上值得收藏的都是历代传承下来的珍品。从目前的市场行情来看,砚台藏品被看好。作为文房四宝的“领头羊”,更多的爱好者越来越重视古砚,对古砚的工艺价值愈加青睐,使古砚的收藏与投资价值与日俱增。在中国传统的笔、墨、纸、砚中,砚虽然排在最末,但澄泥砚的文化含量和收藏价值却一直居领衔地位。

吴昌硕

吴昌硕

澄泥砚的保养

图片 4

图片 5

澄泥砚,应以泥色纯美、泥质温润、雕饰精致高雅、造型美观大方者为上品。端石如学士,竟体润朗;歙石如寒儒,聪俊清濯;洮砚如闺秀,含蓄温婉;澄泥如艳妇,千娇百媚……澄泥砚本是案头之物,但其一旦被文人雅士供奉于座右,它就开始镇守书房与精神为伴了。
真正爱砚的人都知道,砚也是有生命、有活力的,同样也需要关爱和养护,这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养砚”。一方石砚能否长保活力,那便要看藏者是否懂得保养了,若保养得好,其锋芒必然锐利,发墨性一定良好。只有“养”过的砚才能保持色泽自然沉稳,砚体莹润如玉,周身散发出古朴的气息。
一般说来,新养一方美砚需要半年以上,其间藏家必须坚持每天磨墨洗砚。常言道:宁可三日不洗面,不可一日不洗砚。洗砚必须洗净,不可使宿墨留存,以免因墨干燥龟裂而燥损砚面;洗砚只能磨洗砚堂,而决不可磨砚的其他部位,否则容易磨损砚的表层包浆,甚至伤及雕刻的细部。尤其是古砚,包浆是年代久远的象征,若被磨去,价值也就会大大降低。
砚洗净以后,还须用清水保养,以养砚石之莹润。《砚笺》中早有记载:“凡砚池水不可干,每日宜清水养石润之,磨墨处不可贮水,用过则干之,久浸不发墨。”这就是说,养砚时应每日更换清水,时时让砚池保持湿润状态,而砚堂处不宜长时间浸水,以防久浸不发墨,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失锋”。

本季春拍LOT5886号拍品 清·吴昌硕铭藏“西晋元康”砖砚

本季春拍LOT5886号拍品
清·吴昌硕铭藏“西晋元康”砖砚

澄泥砚的历史

图片 6

图片 7

绛州澄泥砚始创于唐代(公元618~907年),历史悠久,当时曾被列为“贡砚”。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到清代(公元1644~1911年)时其制作工艺就已失传。随着澄泥砚制作方法的失传,绛州澄泥砚的生产出现了一个近三百年的断档;直至20世纪80年代末,版画艺术家蔺永茂携其子蔺涛历经千辛万苦终将澄泥砚恢复生产后,绛州澄泥砚又重新在砚海中展露新姿,重新成为古城绛州的一大地方特产。澄泥砚以沉淀千年黄河渍泥为原料,经特殊炉火烧炼而成,质坚耐磨,观若碧玉,抚若童肌,储墨不涸,积墨不腐,厉寒不冰,呵气可研,不伤笔,不损毫,倍受历代帝王、文人雅士所推崇,唐宋皆为贡品。武则天、苏东坡、米芾、朱元璋均有所钟,并着文记之;乾隆皇帝赞誉:抚如石,呵生津。其功效可与石砚媲美,此砚中一绝。澄泥砚以“朱砂红、鳝鱼黄、蟹壳青、豆绿砂、檀香紫、为上乘颜色,尤以朱砂红、鳝鱼黄最为名贵。华夏澄泥砚不施彩釉,采用科学周密的原料配方,精心的药物熏蒸,特殊的炉火烧炼,使之自然窑变,同窑之中的澄泥砚幻变神奇、色彩各异、无不巧夺天工、不但保持了史书记载的名贵颜色,而且烧制出古砚从未有过的花石纹,其纹理天成,美妙多姿,令人叹为观止。经专家评鉴确认,完全具备古砚“泽若美玉、击若钟磬、易发墨、不伤笔、冬不冻、夏不枯、写字做画虫不蛀等特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