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李鬼如何搅浑拍卖商城

2019年5月25日 - 必赢亚州
李鬼如何搅浑拍卖商城

在当今商品经济的战场上,已衍生出大大小小的“李鬼”。并经过千锤百炼,其千变万化的伎俩已不容李逵等闲视之了。不是吗?李鬼就是被抓获了,但在李逵面前却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还慷慨陈词,有恃无恐,往往弄得李逵束手无策。瞧,李逵和李鬼的PK可谓惊心动魄啊!鲁迅早在70年前曾对警戒世人:“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我相信,尽管李鬼们拿出全身解数跳梁不已,最终还是会应验中国那句老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呜呼!岂不悲哉!火爆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和大量爱好收藏的人群,让许多”李鬼”发现了可乘之机。近日被媒体曝光的广州佳昊国际展览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市古今通宝展览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借境外拍卖之名、骗取服务费的行为,即属此列。这一事件表明,这些既不是拍卖公司,也不具备拍卖资质的公司,搅浑了中国的拍卖行业,长期以来屡禁不止,对艺术市场的发展带来了恶劣影响和严重危害。

火爆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和大量爱好收藏的人群,让许多不法分子发现了可乘之机。近日被媒体曝光的广州佳昊国际展览服务有限公司、广州市古今通宝展览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借境外拍卖之名、骗取服务费的行为,即属此列。这一事件表明,这些既不是拍卖公司,也不具备拍卖资质的公司,搅浑了中国的拍卖行业,长期以来屡禁不止,对艺术市场的发展带来了恶劣影响和严重危害。

今年“3·15”,广州市古今通宝展览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借境外拍卖之名、骗取服务费的行为被媒体曝光。一直以来,这些既不是拍卖公司,也不具备拍卖资质的公司搅浑了拍卖行业,如何有效规范成为难题。

图片 1

天价陷阱:“李鬼”拍卖公司频现

针对此现象,3月17日,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布《关于第二届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标准化达标企业评定结果的公告》,认定中国嘉德、北京匡时、北京保利、苏富比[微博](北京)、朵云轩、泓盛拍卖等56家企业为第二届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标准化达标企业。无论是藏家,还是其他市场参与者,可参照此名单选择合作方。

近年来,虽然行业努力争取,但是市场环境已经发生根本变化:国有资产进入产权交易所;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基本结束,即便有也要通过司法程序;破产企业资产处置进入常规阶段,数量少,竞争激烈;围绕司法拍卖的委托权,情况非常复杂,拍卖行业处于不利地位;虽然艺术品拍卖异军突起,但是由于受到虚假鉴定、拍假、假拍等困扰,对艺术品拍卖的种种指责、诟病产生了非常不好的社会影响,城门失火、殃及鱼池,甚至直接危害到了拍卖行业整体社会形象,甚至可能影响全行业的生存和发展。“李鬼”的出现,对拍卖市场产生了严重的影响。

由于相关法律知识的储备有限,普通百姓参与艺术品收藏之前,不仅需要练就一双慧眼,鉴定艺术品的真伪,也要有“火眼金睛”,认准拍卖公司的“真伪”。

对于假拍企业的危害,很多藏家都表示深受其害。中拍协收到的举报中就有这样一个例子:藏家朱先生与广东古今通宝展览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签订《服务合同书》。按照合同,朱先生将自己收藏的“纸币、硬币、邮票珍藏册”委托甲方(古今通宝)参加其合作机构的拍卖活动,乙方(朱先生)应该支付给甲方(古今通宝)公司基础服务费8000元,拍卖一旦成交,需再支付拍卖成交额的10%。

艺术品市场本身就是浑水一潭。藏家默默地的分辨静静的品味,“李鬼”则高声渲染喧哗叫卖。这个市场看似深浅莫测,其实用心体会这个市场水并不深但确实很混!叫众多藏家心惊胆战,处处提防,处处小心。

2013年,家住上海已退休的吴女士打算将收藏的纪念品卖掉,一家名为广州市古今通宝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古今通宝”)的工作人员向她表示,她收藏的1个原价几十元的世博会护照,在澳门拍卖最低估价38万元,她的香港回归五周年纪念邮票估价更是高达100多万元,吴女士欣喜若狂,找出所有纪念品。在“专家”和“拍卖公司”工作人员评估之后,吴女士的“藏品”估价总计高达1000多万元。当然,重点不在于此。该公司表示“藏品”要送到境外拍卖,吴女士需要按照估价一定的比例,缴纳15万元的前期宣传费用。

然而,朱先生很快发现自己上当了,“拍品迟迟未拍,上网搜索发现公司已经倒闭”。和朱先生有类似受骗经历的人不在少数,而这些骗子公司行骗手法大同小异:虚假鉴定、抬高藏品估价,收取服务费,但藏品根本没有进入拍卖环节。

图片 2

面对高额利润的诱惑,吴女士东拼西凑,凑齐了15万元。然而,吴女士很快发现自己上当了。“有人已举牌到37万元,但按照合同没有达到或超过最低估价我们是不能成交的。因此,前期宣传费用不能退还。”工作人员如此解释。当吴女士拿出合同,找到上海工商、公安等部门报案,却由于其合同是出于自愿行为,无法作为证据,老太太欲哭无泪。

“古今通宝是一家典型的‘李鬼’拍卖企业。”中国拍卖协会副秘书长欧阳树英表示。这已经不是假拍卖企业首次行骗。2011年,安徽汇德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就曾以虚假天价鉴定为诱饵,收取高额费用;2012年,打着“泓宝”“弘盛”“鼎藏”的不法公司也用同样的手法,骗取受骗藏家每人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的服务费。

**天价陷阱,市场频现“李鬼”拍卖企业
**

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类似受骗经历的人不在少数。无独有偶,去年,朱先生与一家名为上海觚宝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服务合同书》。按照合同,朱先生将自己收藏的“纸币、硬币、邮票珍藏册”委托甲方参加其合作机构的拍卖活动,朱先生支付给觚宝公司基础服务费8000元,拍卖一旦成交,需再支付拍卖成交额的10%。然而,朱先生很快发现自己上当了,“拍品迟迟未拍,上网搜索发现公司已经倒闭。”

《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明确规定,设立拍卖企业均须经商务主管部门和工商部门审核许可,并获得拍卖经营许可证,企业全称中须出现“拍卖”字样。那些明显不具备拍卖资质的“李鬼”们为何敢于一次又一次无视法律?

去年朱先生与广东古今通宝展览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签订《服务合同书》。按照合同,朱先生将自己收藏的“纸币、硬币、邮票珍藏册”委托甲方(古今通宝)参加其合作机构的拍卖活动,乙方(朱先生)应该支付给甲方(古今通宝)公司基础服务费8000元,拍卖一旦成交,需再支付拍卖成交额的10%。

“这是两家典型的‘李鬼’拍卖企业。”中国拍卖协会副秘书长欧阳树英表示。这已经不是假拍卖企业首次行骗。2011年,安徽汇德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就曾以虚假天价鉴定为诱饵,收取高额费用;2012年,化身泓宝、弘盛、鼎藏三家公司也用同样的手法,骗取受骗藏家每人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的服务费。

业内人士表示,高额利润与较低的违法成本成为假拍卖企业铤而走险的诱因。朱先生表示,仅他加入的受骗者组成的QQ群中就有约600人,整个武汉地区涉及金额上亿元。

然而,朱先生很快发现自己上当了,“拍品迟迟未拍,上网搜索发现公司已经倒闭”。和朱先生有类似受骗经历的人不在少数,而这些骗子公司行骗手法大同小异:虚假鉴定、抬高藏品估价,收取服务费,但藏品根本没有进入拍卖环节。

而这些骗子公司行骗手法大同小异:虚假鉴定、抬高藏品估价,收取服务费。据深谙此类骗术的拍卖业内人士透露,这家名为“古今通宝”的“李鬼”拍卖行,从2000年来就以各种不同身份,先后在广州、上海、武汉、成都、长沙、太原、福州等地成立展览交易中心,“新瓶装老酒,万变不离其宗,从珠江骗到长江。”

“这些假拍卖企业在‘拍前’故意抬高估价,向委托人收取高昂的图录费、评估费、宣传费,以此牟利。当委托人发现受骗上当后,很难找到维权依据,假拍卖企业签订的多为‘服务合同’,委托人很难从表面发现未履行合同内容的证据。”欧阳树英表示。

“古今通宝是一家典型的‘李鬼’拍卖企业。”
中国拍卖协会副秘书长欧阳树英表示。这已经不是假拍卖企业首次行骗。2011年,安徽汇德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就曾以虚假天价鉴定为诱饵,收取高额费用;2012年,化身泓宝、弘盛、鼎藏三家公司也用同样的手法,骗取受骗藏家每人数万元至数十万元不等的服务费。

假拍变型:“李鬼”拍卖行“浑水摸鱼”

在她看来,“李鬼”拍卖企业存在的根本原因在于法律漏洞。根据《拍卖法》第二条,该法“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拍卖企业进行的拍卖活动”“为逃避监管,假拍卖企业并未注册为拍卖企业,甚至声称在境外拍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