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论裸奔的方法

2019年5月25日 - 美术艺术
论裸奔的方法

近日,网上有一条颇引人注意的新闻:
《烟台裸体雕塑毁誉参半,管理方欲给其穿裤衩》
。给裸体雕塑穿上裤衩,如同侯耀华的小品中所讲的情节那么令人发笑。但在烟台,这不是笑话,而是挺严肃的话题。该新闻说的是烟台开发区天马栈桥一组“原生态”的裸体雕塑陡然成了市民热议的焦点。人们所讨论的核心,是在这么一个街头放上这些裸体雕塑,到底合不合适?从造型上看,这些雕塑不仅很裸,而且隐含“性趣”
。比如,一个底座刻有“我的宝贝”标题的雕塑,其造型是这样的:一个夸张地咧嘴大笑的男人,身体后仰,双臂前伸,抱起一位女人的臀部;女人双腿伸直、张开,夹着抱着她的男人;女人挺着夸张的胸部,头部后倾,快乐地笑着;她抱着孩子,孩子紧贴着她的胸和脸。整个情景似乎爱意浓浓、情趣浓浓。这肯定是幸福的一家人。这样的雕塑放在街头,既有反对的,也有肯定的。反对的意见认为,这样的裸体雕塑多为女性,一些细节和敏感部位都很清楚,看了很不舒服,“让孩子看了多不好!
”肯定的意见认为,这样的题材很贴近农村生活,没有什么不妥,而且“主题都围绕着爱,尤以母爱为主,面向大海,这种感觉应该是圣洁的”
;“艺术品如同一面镜子,什么样的人看到后就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有说好有说坏,可谓毁誉参半。据说这些雕塑的管理方正在考虑是不是该给这些裸体“穿”上裤衩。这些作品是一位叫于庆成的艺术家的作品;他还有更“大胆”的作品,但没被选用。

裸奔是对穿衣礼制的挑战,挑战失败就有蹲大牢的风险。如何裸得合礼,奔得开心?

到三亚裸晒是为健康没想到带来了不健康

公共场合的裸体总是具有刺激震撼、令人怦然心动的力量。这种力量来自对禁忌的触碰。人类社会的各种风俗的、道德的、宗教的、法律的、政治等等的要求很多,但没有几个政府、社会会去管人们穿不穿衣、如何穿衣。穿衣、合适得体地穿衣,本就不是一个问题,你穿也得穿,不穿也得穿,即便不是为了保暖、防晒,你也要遮羞。这“羞”有着巨大的力量,逼迫着人老老实实地穿上衣服。裸体就成了禁忌。而风险最小、快感最强的行为,恐怕就是当众裸体了
。只是乐于敢于这么做的人少之又少;如果多了,你也裸他也脱,大街如同澡堂,也就无所谓裸不裸了。但裸体似乎对人还是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国外有在野外光着身子裸走的,也有在浴场裸泳裸浴的;西方还有人为了找乐子,专门去公共场所比如足球赛场裸奔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轰赶也不觉难堪,反而其乐无穷。人们似乎有一种脱掉衣服的冲动。但这种脱还必须分清场合。场合可分三类:公共场合、个人场合、特定场合。没有他者的场合是个人场合,有他者的场合是公共场合,沐浴的场合是特定场合。在野外裸走,其场合是个人的;裸浴裸泳,其场合是特定的;唯有裸奔,其场合是公共的,而且,裸奔似乎是专挑公共场合。另外,公开裸照也似乎与裸奔没有太大差别。如《以色列40名女性拍裸体照抗议性别歧视》的新闻(2011年11月24日中国新闻网)所展示情景:这些女子光着身子、拉着写有抗议标语的横幅。从照片来看,这些女子虽是表示抗议,但多数人是欢快地笑着;没笑的几位也还算神情轻松坦然。跟“裸体”有关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可见其趣味性、吸引力。但公共场所不接受裸体。在我国,曾有一群艺术家到野外去做裸体艺术,但遭到附近村民的轰赶。这与国外对待裸奔的态度如出一辙。裸体,到底是一种敏感的行为、敏感的题材。


为何裸晒

想当初,人猿相揖别之时,人类的祖先不会也不用穿衣,男男女女都光着身子去跳舞、去捕猎,没有什么不好的,反倒是身上披挂点什么、刻画点什么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也许是为了吸引异性,有人就开始把跟性征有关的身体部位加以装饰。这种装饰让相关部位更显眼、更突出。久而久之,这些本来是被装饰被突出的部位,就变成了必须加以覆盖、加以遮掩的部位,进而成了“羞耻”的部位。于是,装饰成了遮羞。这种变化是奇妙的,简直有些不可思议。这种羞耻的观念对我们来说是先验地存在的,我们的成长过程就是要接受、培养这样的观念、禁忌。现代人、现代艺术以自由、解放的名义,试图打破这种观念、消解这种禁忌,于是就有了各种裸体的现象和形象。而在现实生活中,全裸好像不太可能,不裸又似乎不太心甘,于是就在遮掩与裸露之间徘徊,遮遮掩掩,既露还遮,既遮还露。比如在旗袍的开衩上做文章,在迷你裙的长度上下工夫。少到无以复减的地步,便是三点的比基尼了。玛丽莲·梦露有一个经典的照片:梦露站在梯上,一阵向上的风把她的白裙吹起,她放声大笑。这一瞬间正好被下面的摄影师拍下。这样的照片可以说是“妙手偶得”
,却很形象地表明了美国社会的欲望与诱惑。

人们裸奔行为来由复杂,多种观念激发了相关心理:服饰显示了地位尊卑、男女有别的礼制,裸体则表达了平等的观念;人们想要通过裸奔来进行深度宣泄;人们崇尚肌肉美感;人们借助裸奔来表达更激烈的感情,如抗议、愤怒、喜悦。

孙建国自称身带多种重病,比如心血管疾病和甲亢。身处哈尔滨的冬天,他感觉自己“毛细血管收缩,影响供血”,他需要寻找温暖的阳光、干净的空气以及适宜的温度。在他眼里,“三亚的冬天就是哈尔滨的夏天”。

现代艺术的创新,往往从题材、形式方面寻求突破,形式方面的突破,往往是打破传统的形式美法则,创造出夸张变形的、丑的形式;题材方面的突破,往往是打破现实的严肃规范,创造出“犯忌”的形象。似乎只有这样的作品,才具有震撼的力量。对于造型艺术来说,光裸体已经不够吸引眼球了,还必须与性、与爱这样的元素联系在一起,似乎只有这样的裸,才能表达先锋、前卫的观念,才能吸引观众、引起关注。所以,现代艺术的创新,某种程度上讲,不是在比谁的艺更高,而是在比谁的胆更大。

发展至今,裸奔已经成了一项传统。例如哈佛大学就从1990年开始每年进行2次的考前裸奔活动。

他说,大夫建议他去空气质量好、氧气含量充足的地方。裸晒了,休息好,睡觉也好,血液循环也好。

烟台的那一组“原生态”的雕塑,要不要“穿”裤衩,其实是两难的,不穿裤衩固然令人难堪,穿上裤衩难道就不会起生理刺激吗?这里的问题,一是作品的题材内容,也就是雕塑的造型形象决定了它所给予观众的影响效果(
“艺术品如同一面镜子,什么样的人看到后就会有什么样的想法”这样的说法是有限度的)
;一是作品与现实生活的距离,也就是它所摆放的场所决定了它所给予观众的影响效果。裸体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如何裸、何处裸。米开朗琪罗的《大卫》
,安格尔的《泉》
,都是裸体,符合传统的优美法则;没有表现性爱的元素、没有再现性爱的情景,画面单一纯净,而且与现实生活有相当距离,虽裸而高贵,虽裸而优美。罗丹也有不少裸体的、表现青年男女爱情的雕塑作品,但其造型却能脱离肉体而张扬精神,“穿”上裤衩就成了笑话。

去原始部落进行最“裸”的奔

被拘心声

现代文明尚未触及的一些原始部落中,没有穿衣的概念,裸体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如亚马逊从林深处的Zo'é(意思是“我们”)部落、乌干达东北山区的卡拉莫贾人部落。原始部落中的人会将植物纤维、树叶挂在身上,但是往往不会刻意遮住性器官。说明他们的“着装”是为了装饰,而不是蔽体遮羞。既然不是为了遮羞,就不存在“裸体是羞耻”的观念,也就没有裸奔是否符合礼制的争执。

重获自由后,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孙建国觉得自己有些冤枉,同时,他也心有余悸,不敢再去原来的那片海滩了。

生活在现代文明中的人完全可以到原始部落去进行最肆无忌惮的裸奔。27岁的日本女摄影师Nagi
Yoshida曾到原始部落纪实拍摄,她像当地人一样不穿衣服,露毛露点。

对于在那片海滩裸晒,他说,“我们都养成习惯了,亲近大自然是我的权利,那里不是公共场合,只能是
特定的地点
,其形成不是一两天”。不过,他也有些后悔,他说,“我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我被抓了典型。”

图片 1

成都商报记者 刘木木 发自三亚

日本女摄影师Nagi Yoshida在非洲部落赤身裸体

今年春节期间,三亚因宣布严查公共海滩的裸泳裸晒现象而备受关注。2月6日,三亚市政府发出公告,禁止在公共海域、沙滩裸泳裸晒的行为,要求因疾病需日光浴治疗的要穿上泳裤、泳衣,违反者将视情节轻重给予相应处罚。三亚方面称,严禁公共海滩裸泳裸晒行为将被纳入常态化管理,现场将安排警力进行全天无缝隙值守。

去西方国家进行最“讲礼”的奔

2月8日,58岁的哈尔滨人孙建国,成为三亚整治公共海滩裸晒行动中被拘留的第一人。三亚警方的说法是,当日,孙脱下内裤坐在沙滩上,工作人员发现后及时上前进行法制教育宣传,孙不情愿地穿上内裤,但工作人员离开后不久,他又脱下内裤坐在沙滩上。公安机关依据相关规定对其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此事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

西方国家也不是一开始就允许裸奔的。70年代裸奔运动在美国兴起,虽然当时受到了惩罚,但是依然阻挡不了人们裸奔的行为。很快,裸奔就冲出美国国门,走向更广袤的西方世界。

近日,孙建国走出拘留所重获自由后,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他觉得,三亚真是美丽天堂,在大东海海湾优美海岸线的东南角,他能与一大群皮肤病患者赤身裸体晒太阳。他说,自己在拘留所里哭了5天,他仍旧喜欢这片海,但再也不会去原来的地方。

现在西方许多国家对于裸奔态度是相似的——如果你裸得好看,没人觉得你侵犯了他,那就是合法的。这个高明的规则最好地诠释了裸奔之所以无礼是因为对他人造成了骚扰。

为了健康

本着这条裸奔原则,在西方国家的裸奔礼仪如下:

从哈尔滨远赴三亚晒太阳

1.不要拿裸体开玩笑。

三亚大东海海岸线是大自然画下的美妙之弧,当下黑龙江冰天雪地,哈尔滨18日夜间温度为-27
,但这里却有大把阳光。

2.不能勃起,否则会被要求离开。

2月17日中午,孙建国来到大东海的海滩上,他脱掉上衣和长裤,只穿一条四角裤衩坐在海滩上。每天,只要有空闲,孙建国就会从港门村的出租屋出发,骑自行车准时出现在大东海海滩。

3.不要盯着别人的裸体看,这样很不礼貌。

最近几年,每到冬春季节,在这片海滩的东南角,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皮肤病患者赤身裸体游泳晒太阳。在漫长的求治之路上,裸晒是他们寻找到的最廉价有效的治疗方式。

4.不能抛媚眼、吹口哨,也不能有其他性暗示。

孙建国并不是皮肤病患者,但他自称身带多种重病,比如心血管疾病和甲亢,他的脖子处,有一道清晰可见的手术刀疤,那正是拜甲亢所赐。三年前,因为脑梗,孙建国从哈尔滨市房管局下属的一家事业单位“病退”。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得了这病之后,“脑子不好使,反应迟钝”,这病甚至影响到了他的脑神经和视觉神经。因情绪低落,医生甚至给他开出治疗抑郁的药。

5.没有对方许可,不能拍照。

身处哈尔滨的冬天,他感觉自己“毛细血管收缩,影响供血”,他需要寻找温暖的阳光、干净的空气以及适宜的温度。他发现,全国都找不到“第二个像三亚这样的地方”,在他眼里,“三亚的冬天就是哈尔滨的夏天”。

6.保护自己和他人的隐私,自我介绍时只说名字,而非全名。

一些“晒友”说,晒了三亚的太阳,不用再打针吃药,吃饭睡觉都会回到正常。孙建国的感受,也差不多如此。

在西方不少国家你都可以自由裸奔。

孙建国觉得,只有赤身裸体,才能真正亲近大自然,“舒坦,一般人没有体验过”,他说,湿漉漉的裤衩挂在屁股上“真难受”,他认为自己亦有羞耻之心,而非露阴癖者,但在那块独特的海滩,纵然一丝不挂也“没有一点害羞感”,因为“大伙都这样”。

在希腊你可以进行裸体竞技。因为古希腊崇尚的是肉体的美感,从许多裸体的雕塑作品就可以看出他们对裸体的崇尚。

被拘5日

图片 2

警方:他在公共场合故意裸露身体

希腊裸体竞技

在大东海海滩,孙建国每入海浮游半小时,就会出水晒太阳。与其相熟的“晒友”大多是哈尔滨人,因同病相怜,这些人每年都在追逐阳光。64岁的“晒友”王微说,现在老孙看起来比以前瘦了些,也没以前那么快乐了。

西班牙也是个对裸体见怪不怪的国度,在这里有不少群体裸奔的机会。2007年9月15日在西班牙北部维兹卡亚的Sopelana海滩,一年一度的裸奔大赛就在这里举行。

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孙建国嘴里有微微酒气。他喜欢喝点酒。大夫告诉他,少量喝酒能促进血液循环。被抓那天是不是喝了酒,他说不记得了,“可能是喝了点酒。”他承认喝酒有瘾,喝了还想喝。

图片 3

河东分局的治安处罚书称,当天孙建国“不听劝告”,《三亚市拘留所解除拘留证明书》显示,孙建国被拘留的时间是2月8日至13日,拘留理由是“在公共场合故意裸露身体”。三亚市警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刚刚过去的黄金周,大东海海滩的裸泳裸晒现象遭到不少游客投诉,认为这种现象超越了公共底线。在整治过程中,孙建国面对众多游客脱下内裤坐在沙滩上,工作人员发现后进行制止,在工作人员离开后,他又脱下内裤坐在沙滩上。

西班牙Sopelana海滩的裸奔大赛

其时三亚市政府已通过各种渠道表示了坚决打击裸浴裸晒的决心,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2月9日表态认为,这种现象与中国传统文化不符。三亚市公安局副局长徐冰称,三亚严禁公共海滩裸泳裸晒,将纳入常态化管理。

德国也是裸奔者的天堂。在德国的Harz有一个专门的裸体活动区,在裸体区的路口还设有温馨提示:如果你不想看到赤裸的身体,请绕道而行。该提示避免了裸体爱好者对他人造成的冒犯,让裸奔这种行为彬彬有礼。

孙建国认为这次是“裤衩惹的祸”,被抓那天之前,有家人来三亚,他已好几天没来沙滩,他“不知道海滩上有了执法”,也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当然也“没上网没看报”。

图片 4

新闻

德国Harz裸体活动区

面对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