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国内当代雕塑市场不景气 遭遇迈不过去的坎

2019年5月25日 - 美术艺术

日渐繁荣的艺术品市场几乎为绘画艺术所独享,作为另一项重要造型语言的艺术——架上雕塑,似乎一直都是陪衬。不过,近两年来这种状况有所改观,一些机构和私人开始对架上雕塑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审美从平面走向立体是很自然的,目前架上雕塑属于待开发的收藏洼地,有眼光的收藏者可以对这一领域多加关注。

  ⊙第1收藏周刊 雷丽叶
  佳士得上海首拍可谓面面俱到,中西兼顾,这次拍卖最大的亮点是雕塑类拍品的出色表现:最醒目的是隋建国的《衣纹研究系列》,由7件石膏、7件铜雕组成,以1198万元成交,观念艺术家展望《坐着的女孩》以566万元成交,两位雕塑艺术家均刷新了各自作品的成交记录。
  作为历史最久远、最永恒,甚至是层次最高的艺术门类,雕塑在国外一直是艺术收藏的一大门类。但在国内,在书画艺术一统天下的收藏格局中,雕塑似乎一直都是陪衬。也因为雕塑未形成书画艺术那样有可操作性的成熟市场价格和参考行情,流通渠道一直不如书画顺畅,市场被严重低估。
  隋建国,作为被誉为“在观念主义方向上走得最早也最远的中国雕塑家”,是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从随建国作品的拍卖记录来看,2000年至今,其成交价均在五位数到六位数之间,有十件作品在七位数成交,今年首次过千万级别。
  观察国内当代雕塑市场,即使是名家,也大多在几十万到百万的区间内徘徊,再加上雕塑作品的材质成本大、耗时长、人工费高等特点,市场价几乎已逼近成本价。
  当我们回顾雕塑艺术在国内艺术品市场中的表现,可以发现,在2005年左右,雕塑市场才开始有起色。在2005年的苏富比拍卖会上,蔡志松的《故国・风1号》青铜版第九件以6万港元成交价创下当时内地雕塑家有史以来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最高纪录。同年,展望与隋建国合作的《五大书记像》以特殊性取胜,以121万元成交。随后,隋建国、展望、李象群、吴为山、蔡志松、向京等为代表的雕塑市场兴起。
  近几年,各地涌现出各种雕塑沙龙,重要艺博会上的雕塑作品也越来越多,雕塑艺术家的个展纷至沓来。2008年,西泠印社在春拍中推出国内首个当代雕塑作品专场,而到2011年中国嘉德春拍“中国雕塑”专场时,上拍的60件当代雕塑作品已经以高达98的成交率收场,总成交额近一千万元,在当时被业界视为国内雕塑市场发展到一个顶峰,但即便如此,这个数据与中国书画仍相距甚远,整场作品加起来的价格还不及一尺齐白石的顶级藏品。
  雕塑拍卖国内外“冰火两重天”
  相较于国内雕塑市场与书画市场在交易份额上的悬殊,西方的雕塑市场已经非常成熟,基本上它的交易份额和油画是并行的。2010年,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国际雕塑大师贾科梅蒂的一件青铜雕塑《行走的人》以6500万英镑的天价被拍出,刷新了毕加索名画《拿着烟斗的男孩》在2004年创下的5800万英镑的纪录。这一成交数据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雕塑在世界艺术格局中的重要价值。
  早在2002年,佳士得就以143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了瑞典雕塑家贾科梅蒂的《站立的高达妇女》,而在2005年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拍卖会”上,罗马尼亚雕塑大师康斯坦丁・布朗库西的《空中飞鸟》又以2745万美元成交。
  据了解,欧美市场拍卖价在2000万美元以上的雕塑不在少数,众多国际知名雕塑家的作品开始突破百万美元大关,全球最高的雕塑作品拍卖纪录更是在数年内被屡次刷新,无论成交额还是成交量,国际雕塑市场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而相较之下,国内雕塑市场才刚开始突破千万元人民币。
  众家评说:什么制约了当代雕塑市场
  “目前南京甚至江苏的雕塑收藏市场尚未形成系统,画廊以及艺术机构也鲜少有雕塑艺术品出售,更不用说艺术机构长期签约雕塑艺术家了。”南京艺术学院雕塑系副教授朱智伟表示。据了解,相比欧美市场拍卖价在2000万美元以上的雕塑屡见不鲜的情况,国内包括南京的雕塑市场可以说还很“冷静”,南京本土艺术品拍卖市场上,还没出现有影响的雕塑拍卖专场,雕塑拍卖在上海、北京以及广州这样国际文化充分渗透的地方比较常见,比如上海朵云轩、北京荣宝、嘉德拍卖这样的大型拍卖公司常年会有雕塑类拍品上拍,但也很少设立专场,雕塑作品一般是和油画放在一个场次中进行拍卖,这也间接使得雕塑艺术品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整体行情。
  国内雕塑市场表现“冷静”,但这并不能否定中国雕塑的发展,特别是2003年后,隋建国、展望、向京、蔡志松、瞿广慈以及台湾艺术家朱铭等的作品拍卖价格出现了明显上涨,到2007年,这些雕塑家均刷新了各自作品的成交纪录。以朱铭为代表,其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中的《太极――大对招》,成交价为1473万元,创下当时雕塑作品在拍卖中的最高价。除了这些专业的雕塑家之外,不少当代画家也会尝试雕塑创作,例如岳敏君张嘴大笑的人物雕塑、王广义的工农兵雕塑、杨少斌的暴力形象雕塑、周春芽的绿狗系列雕塑。由于这些当代艺术家的绘画作品价格已经很高,其雕塑作品亦可成为的刚入雕塑市场买家们的新选择。
  当铺陈出种种成绩,我们会看到,雕塑市场的“冷静”并不代表“冷淡”。值得业内人士共同探讨的是雕塑市场何时迎来“大时代”,到底是什么制约了雕塑在我国艺术品市场的行情。
  ◆与大众接受程度息息相关
  广州雕塑院院长许鸿飞:在国外,很多人在房屋设计或是内部装修的时候,一早就会给雕塑作品预留空间,这与雕塑艺术的大众接受程度息息相关。在中国,直到改革开放之后,人们才渐渐认识到架上雕塑原来可以成为一种收藏品。在此之前的雕塑收藏是断层的,人们手里如果有铜,大概都会拿去当金属卖。很多时候,雕塑都被习惯性地当作纪念碑、教育性的城市建筑,架上雕塑比较少见。但在欧美国家,雕塑作为一门艺术受欢迎程度却很高,古代的欧洲贵族很多都喜欢雕塑,像世界雕塑巨匠米开朗琪罗,他的作品很多都是为贵族雕塑的。
  ◆国人文化习惯使然
  雕塑艺术家杨明:雕塑是具有空间立体感的造型艺术,目前,国人对雕塑这种立体艺术的关注度和欣赏水平都有待提高。在国内艺术市场,雕塑艺术被大众接受的程度远不及书画,一是因为文化习惯使然,二与生活空间有限也有关。首先,中国人对于书画的欣赏具有上千年的历史传承,目前国人还很难欣赏立体雕塑的艺术魅力,很大一个原因出于文化认同,很多人觉得雕塑就是佛像,那就只能供于庙堂之上,不能摆放在家里。其次,现在中国人家庭空间有限,收藏者挂一幅画很正常,放置一件雕塑就显得空间不足了。
  ◆国内雕塑艺术家缺乏创作环境
  中雕网艺术总监高勇:很多雕塑工作者可能会获得一些类似制作城市雕塑的项目,当然其他这类外接的单子也不少,他们可以在可预期的时间内获得相应的、有保证的收入。相比之下,真正从事雕塑艺术职业创作的人就越来越少,至少说,花在雕塑创作上的时间被其他事务剥夺。很多科班出身的人最后都转了行,而那些能够沉下心来,耐住寂寞,坚持创作具有较高艺术价值雕塑作品的人就更少了。可以想见,流通在市场上的雕塑作品自然也就不多,精品更是少之又少,如此一来,雕塑市场如何能火起来。
  ◆雕塑进入中国艺术品市场时间短
  南京艺术学院雕塑系副教授朱智伟:相较于美院其他的艺术专业,雕塑其实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专业,是个体力活,体力和脑力都很累,一件雕塑作品需要一两个月来完成,要经历很多费时费力的工序。而且当下艺术市场对雕塑艺术并不够关注,进入到市场中多为投资者,缺乏欣赏水平高、且有实力的收藏家,而且雕塑这种造型艺术进入国内艺术品市场也就在近十年,国内藏家对雕塑欣赏能力还不够,市场的冷清对雕塑艺术家的创作产生一定的制约。但是我认为看待艺术需要抛开功利,学校里功利气息淡一些,学生可以全身心的创作,但是在市场中,雕塑艺术家确实会受到大环境的影响。
  回顾国内雕塑艺术发展历程
  中国古代雕塑,绝大部分都属于宗教雕塑和陵墓雕塑。清代以后,旧时的陵墓和寺庙雕塑,已经失去了发展的社会条件,中国雕塑日渐衰微。“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一批青年相继留学西方。20世纪第一代雕塑家基本上都是留法的,这一时期的雕塑艺术具有浓郁的学院和沙龙气息。从20世纪中期开始,苏式雕塑进入中国。那些派往苏联学习雕塑的学生学成归国后,在中国积极传播雕塑艺术知识和技巧,为新中国及当代雕塑事业作了开拓工作。50年代,一些主题性的室内雕塑和成功的城市雕塑成为当时雕塑事业发展的主要标志。
  随着当代艺术的发展和对国际艺术新观念、新技术的吸收,雕塑学也不断进行教学改革。特别在进入90年代后,抽象雕塑范畴中的现代材料语言体系也逐步纳入教学,并获得了极大的发展。
  国内雕塑市场绕不开的坎
  事实上,中国雕塑艺术不过几十年的发展过程,并且每件雕塑的创作周期都很长,这就使得一位雕塑家一生所能完成的作品非常有限。在这种缺乏几代人相互传承的情况下,特别优秀的作品很难产生,造成了中国雕塑艺术品还未形成鲜明的艺术风格。
  而创作上的不成熟直接影响到了市场的不成熟,这种不成熟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首先,即使有策展人和艺术家坚持不懈地为雕塑艺术忙碌奔波,我们依然很难找到相关组织对雕塑的运作进行规范和指导,而一些知名拍卖公司对于雕塑作品的拍卖重视度还不够。雕塑家一般都没有经纪人为其做代理、包装和订购等工作,在雕塑家与艺术市场之间缺乏对接的平台和渠道,使得雕塑的创作和发展迟迟无法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其次,当代雕塑在当今的艺术市场中还没有形成一个较为规范化的价格标准。在中国画方面,许多画家都有一个可操作的价目表,甚至有的画家花鸟画一尺多少价、山水画一尺多少价都十分明确,并且能随着市场行情作出及时的调整。但在雕塑方面,却往往只有创作价而没有市场价,这也使得一部分有意购买雕塑的藏家因心中无数而望而却步。
  除了上述原因之外,关于雕塑自身的一些问题也尚待解决。与西方国家相比,由于文化背景的迥异,对于雕塑作品的许多认识还存在偏见。比如按国际惯例,作者亲自翻制并确认的雕塑作品,原件复制10件以内者(编号限制)均算原作,与中国收藏者一贯倡导的唯一性相违背。比如雕塑作品的材料问题,在国外,一件亨利・摩尔的石雕作品价格要远远高于他的青铜作品,这是由于雕刻石头相对困难,而对于青铜作品来说,同一个模子可以翻铸若干件作品。但在中国则正好相反,人们注重的往往是雕塑材料的稀有性和珍贵性,往往不是关注作品本身的艺术性。
  由此可见,中国的雕塑市场仍然无法绕开种种因素的制约和干扰,这些制约因素有先天不足也有后天发展不利,收藏传统和文化观念是当代雕塑市场状况低迷的重要原因。
  而不管当下雕塑市场行情如何,雕塑这种艺术形式仍然是任何艺术都无法取代的,从艺术品收藏投资角度看,目前正处于低价位运行的雕塑无疑具有极大的收藏投资升值空间。
  而且在近年来,从各种迹象来看,国内当代艺术市场持续火热,活跃于艺术市场中的投资客和收藏者对当代雕塑艺术品的接受也逐渐从陌生的角度走向了一个对价值认可的过程,只是这个过程需要缓慢地延续下去。

佳士得上海首拍可谓面面俱到,中西兼顾,这次拍卖最大的亮点是雕塑类拍品的出色表现:最醒目的是隋建国的《衣纹研究系列》,由7件石膏、7件铜雕组成,以1198万元成交,观念艺术家展望《坐着的女孩》以566万元成交,两位雕塑艺术家均刷新了各自作品的成交记录。

立体艺术稀缺门类

作为历史最久远、最永恒,甚至是层次最高的艺术门类,雕塑在国外一直是艺术收藏的一大门类。但在国内,在书画艺术一统天下的收藏格局中,雕塑似乎一直都是陪衬。也因为雕塑未形成书画艺术那样有可操作性的成熟市场价格和参考行情,流通渠道一直不如书画顺畅,市场被严重低估。

架上雕塑是指雕塑家创作风格较明显、受公共环境因素制约较少、体积较小的雕塑,因多在轴架上完成而得名。曾创作《五三惨案纪念碑》等作品的山东艺术学院教授李振才告诉记者,城市雕塑、纪念性雕塑这些大型雕塑一般只陈列于公园、广场等场所,不在市场上流通;民间泥塑、造像等也是雕塑的一种形式,但不属于架上雕塑的范畴。架上雕塑蕴含着创作者的思想、观念和价值观,体现了创作者的艺术修养。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架上雕塑创作有了长足发展,代表作品有袁晓岑的《母女学文化》、潘鹤的《艰苦岁月》等。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国当代雕塑艺术渐趋成熟。

隋建国,作为被誉为“在观念主义方向上走得最早也最远的中国雕塑家”,是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从随建国作品的拍卖记录来看,2000年至今,其成交价均在五位数到六位数之间,有十件作品在七位数成交,今年首次过千万级别。

国外受宠国内遇冷

观察国内当代雕塑市场,即使是名家,也大多在几十万到百万的区间内徘徊,再加上雕塑作品的材质成本大、耗时长、人工费高等特点,市场价几乎已逼近成本价。

在国际收藏市场,架上雕塑一直是宠儿,甚至已经成为高贵的象征。去年2月,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国际雕塑大师贾科梅蒂的一件青铜雕塑《行走的人》以1.043亿美元的天价被拍出,刷新了毕加索《拿着烟斗的男孩》在2004年创下的1.042亿美元的纪录。在我国艺术品市场上,架上雕塑却正处于起步阶段。

当我们回顾雕塑艺术在国内艺术品市场中的表现,可以发现,在2005年左右,雕塑市场才开始有起色。在2005年的苏富比拍卖会上,蔡志松的《故国·风1号》青铜版第九件以6万港元成交价创下当时内地雕塑家有史以来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最高纪录。同年,展望与隋建国合作的《五大书记像》以特殊性取胜,以121万元成交。随后,隋建国、展望、李象群、吴为山、蔡志松、向京等为代表的雕塑市场兴起。

多年来,架上雕塑价格明显被低估。2004年李象群的《掷铁饼者》以30余万元的价格被收藏,已是当时架上雕塑价格的制高点。是什么制约了架上雕塑在我国艺术品市场的行情?李振才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人们的认知。他说:“在中国历史上,相对于书画,雕塑未形成人文艺术,从而未被人们认真对待和熟知。另外,雕塑的制作成本较高,创作周期长,在收藏领域内流通缓慢,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架上雕塑不像字画那样有可操作性的成熟的市场价格和参考行情,流通的渠道也远不如画作畅顺。

近几年,各地涌现出各种雕塑沙龙,重要艺博会上的雕塑作品也越来越多,雕塑艺术家的个展纷至沓来。2008年,西泠印社在春拍中推出国内首个当代雕塑作品专场,而到2011年中国嘉德春拍“中国雕塑”专场时,上拍的60件当代雕塑作品已经以高达98.33%的成交率收场,总成交额近一千万元,在当时被业界视为国内雕塑市场发展到一个顶峰,但即便如此,这个数据与中国书画仍相距甚远,整场作品加起来的价格还不及一尺齐白石的顶级藏品。

收藏行情日渐升温

雕塑拍卖国内外“冰火两重天”

尽管目前雕塑收藏仍处于洼地,但随着实力雄厚的大收藏家以及私人投资机构的介入,雕塑的拍卖行情也一路看涨。2008年春,在内地各家拍卖行当代艺术拍卖遇冷的情况下,雕塑拍卖呈上升势头。杭州西泠印社与中国雕塑学会合作推出的雕塑专场,共推出近60位艺术家的67件拍品,成交率达95.5%,总成交额为1067万元。

相较于国内雕塑市场与书画市场在交易份额上的悬殊,西方的雕塑市场已经非常成熟,基本上它的交易份额和油画是并行的。2010年,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国际雕塑大师贾科梅蒂的一件青铜雕塑《行走的人》以6500万英镑的天价被拍出,刷新了毕加索名画《拿着烟斗的男孩》在2004年创下的5800万英镑的纪录。这一成交数据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雕塑在世界艺术格局中的重要价值。

李振才对记者说:“虽然雕塑逐渐走热,但总体行情还没有形成气候,目前雕塑的价格正处于低位,潜力巨大。”他说,目前,雕塑家人数较少,因此他们的作品收藏价值较高。

早在2002年,佳士得就以143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了瑞典雕塑家贾科梅蒂的《站立的高达妇女》,而在2005年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拍卖会”上,罗马尼亚雕塑大师康斯坦丁·布朗库西的《空中飞鸟》又以2745万美元成交。

据了解,欧美市场拍卖价在2000万美元以上的雕塑不在少数,众多国际知名雕塑家的作品开始突破百万美元大关,全球最高的雕塑作品拍卖纪录更是在数年内被屡次刷新,无论成交额还是成交量,国际雕塑市场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而相较之下,国内雕塑市场才刚开始突破千万元人民币。

众家评说:什么制约了当代雕塑市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